全靠了一坨漂亮的牛粪

“王佳芝!”她在舞台中央,听到有人喊她,转过头,向二楼望去。那几张似笑非笑的面孔,是她的劫数,也是宿命。

“王佳芝!”她在舞台中央,听到有人喊她,转过头,向二楼望去。那几张似笑非笑的面孔,是她的劫数,也是宿命。
在爱情上,多数人会主观为别人,客观为自己,一如爱本身就是自私的。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有时是希望通过爱找寻自己,有时是希望借助爱证明自己。
对她来说,爱从一开始就是缺失的,母亲早逝,父亲另娶,惟一朦胧喜欢上的男人,情感上仍是一介孩童。缺乏喋血街头,惊艳一枪的勇气,却以意中人的贞操为代价精心设局,做着无谓又可笑的努力。
她最终答应与他们轰轰烈烈做一次,哪怕她内心并不明白行动的意义所在。若干年后,回想当时做选择的原因,她眼前交替出现的,可能是那个在银幕前哽咽抽泣的无助少女,可能是夕阳下那个眺望金戈铁马的少年,还可能是回荡在整个剧场内的“中国不能亡”。
第一次努力,以易家搬离香港而告终。她对着话筒,浑身瘫软,语气绝望,一遍遍挽留与争取。如果真有机会机场相送,相信她宁愿化身女荆轲,否则,自己的失贞便变得全无意义。
她离开,是因为对他,和他们的彻底失望。她一直是所有人中最清醒的一个,却不得不跟着装傻,相信一切是可行的,一切是有意义的,一切会终成正果的。
四年后,上海。
再度选择做,只是为了那个夜晚的“失”有意义,或许,还有忠诚。
然而,她错了。她遇到了他,他没有让她找到自己,却让她迷失了自我。
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不是欲望的简单堆积,而是两个无助者彼此找寻自己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忠诚是机械的,身体是缠绕的,心情是绝望的,她所能做的,只能是下沉,再下沉。
做爱让她内心淤积的忧伤慢慢变得平凡,悄悄融化。做爱又让她的心思变得纠结,坚硬成茧。
一个朋友曾问我:有时候,两个人可以通过做爱达到与世隔离的目的,你信不信?
我说,我信。
对她来说,扮演麦太是被迫的,扮演情妇是被迫的,扮演一个等待被爱的女人却是主动的。
她开始抱怨,抱怨他来去不定,抱怨他让她在寒冷车内苦等。一个女人开始抱怨,说明她有期待。有期待,是因为她试图证明,证明对方爱自己,证明自己很重要。剥掉忠诚的外壳,没有了爱,没有了重视,自己这么不断伪装与付出的意义又是什么?
她是聪明的女人,博闻强识,应变力强,如果由她组织、安排、协调整次行动,或许会比老吴更出色。可怕的是,她所能扮演的角色,只能是诱饵。而她的缺点恰恰是,精于细致,拙于布局。由此导致的结果只能是细节周全,大局迷失。
她最终证明了自己,不仅因那钻戒,而是他会在阳光烂漫的街头,轻轻揽着她走,不计较路人的目光,因为他会轻轻靠过来说:有我在你身边呢……
证明自己的回报,是他的仓皇逃生。 证明自己的代价,是她的饮弹身亡。
她并非不知这些,但她试图再证明一次,在警戒线拉起,被捕已成定局时,她没有如约服毒。或许,她认为他会再来看自己一次,或许,有只有她自己方能明了的或许。
有时候,追寻爱情的过程,如同一个宿命的循环,走到哪步,便算哪步:初识、假设、接近、求证、辗转、验证、得解、狂喜、幸福、平淡、猜测、求证、纠结、揣测、隐忍、爆发、反目、隔绝、思念、自省……那么,你正处于哪一步呢?
我只知道,大幕落下时,她在舞台中央,听到有人喊她,转过头,向二楼望去。她眼里是空的,看不到下一秒。如果重来一次,她还会不会再说好?
大陆版的,删节太多,写不通透,在所难免。
需要补充的是,如果你认真观影,会发现易先生逃生后,佳芝从珠宝店匆匆走出,路过街角,有两个男人正笑呵呵聊天,其中一个戴着鸭舌帽,握着香烟。那个男人,便是导演李安。
如果你认真听,会听到小邝在决意刺杀汉奸易先生时,轻轻吟道:“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那么,就讲讲这首诗的背景吧。
那是这个故事发生之前的三十年,另一个他正是白衣胜雪,豪气干云的年纪,为显示革命决心,他决意以投掷炸弹的方式刺杀当朝摄政王。
行动前夜,一位女伴慕名找到他:“我知道你明天就要去死,我没有什么好送你,除了自己的身体。今晚我便把自己的身子献给你,如果有小孩,亦会从你姓!”
他先是惘然,继而感动,然后欣然受之。
第二天,炸弹投掷失败,他昂然被捕。被捕之时,他口占一绝,称:“慷慨歌燕市,从容做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许多年后,仍有人说,这是中国近代史上最慷慨动人的囚歌。
由于多方营救得力,他终于死里逃生,很快娶她为妻,终其一生,未碰其他任何女子。
这本是多好一故事,如果他叫邝裕民,她叫王佳芝。
这本是多好一结局,只可惜他叫汪精卫,她叫陈壁君。
他被人刺杀,旧伤复发,死在日本人手术台上,死后恶名昭著,遗臭万年。
她因汉奸罪被判终生监禁,关押于提篮桥监狱,从旧中国一直关押到新中国。
宋庆龄、何香凝系她当年挚友,解放后写信劝慰,说,已与毛主席打过招呼,侬写个检讨,立刻放侬出来与姐妹会面。
她提笔,脑海浮现出那个趁夜潜入少年卧室的女子,遂又弃笔。
一年后,她死于监狱,一样朽于汉奸恶名。
有人说,如果《拯救大兵瑞恩》中,瑞恩在最后一刻被德国人干了,欧洲人定会喜欢,认定此片有艺术魅力,没准儿还会给个奖。但美国观众一定不干,因为兄弟们都死得没价值,编剧太他妈混蛋,所以,《拯救大兵瑞恩》注定属于奥斯卡和爆米花。
如果《色·戒》里,易先生死了,佳芝也死了,老吴等活着,就会主旋律,就会金鸡百花双黄蛋。因为佳芝死了,大家都死了,易先生活着,所以,他在欧洲拿了奖。
如果李安放弃虚构历史,选择展示与阐释,还原汪精卫,还原陈壁君,那么,会是怎样一部电影?我们有理由合理期待一下。

一,全靠了一坨漂亮的牛粪

    易默成虽是一个猥琐的男人,但是处事果断精明,与那个王佳芝最初恋着的英气昂然的男子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对王佳芝由最初的警惕堤防到后来的信任,三场床戏淋漓尽致的刻画了易默成内心世界的转变。不能说王佳芝是叛徒,家国与爱她始终是没有放下的,在日本小酒馆,她唱《天涯歌女》,有对易默成诉说真情,也有在提醒易默成国破家亡的悲惨。可惜易默成本身也是左右为难,过着无法相信身边人的寂寞恐惧的生活,身边都是日本人的眼线,深知一朝天子一朝臣,这帮人荒呛走板的唱,幕一拉,下帮人粉墨登场,精明莫若他岂会不知游戏规则。直至王佳芝出现,到后来那句“我相信你”。我觉得男人与女人的感情最大不过于这般。如今现代人的婚姻,离婚的最大原因不就是不再信任对方了吗?在那个时代,易默成的信任应是对王佳芝感情最大的回报了吧。她开始抱怨他的居无定所及等待,说明她有期待。有期待,是因为她试图证明,证明对方爱自己,证明自己很重要。剥掉了忠诚的外壳,没有了爱,没有了重视,自己这么不断伪装与付出的意义是什么呢?她看到她的付出,易默成的付出,革命党人都做了些什么,她不是特工,也不是共产党,只是一个普通渴望被爱的女子,她不断压抑自己的感情,只有在与易默成做爱的时候才能够发泄。她对着老吴痛说,也许是不满革命党人把她当棋子,也许是不满近处这个自己最初恋着的男人的懦弱。王佳芝的台词:“他不但要往我的身体里钻,还要像条蛇一样的,往我心里愈钻愈深”。
  后来发展到易为她买钻戒,她看着那颗“鸽子蛋”,心里那杆爱国正义的天平终于开始倾斜,他爱她一时,她救他一命,却没想到把自己的命也搭了进去。没有立即服毒,应当是因为她心中的或许吧,始终觉得他是爱她的,或许会再见一面,或许会留下她。她还是天真,没有想过后果,易处于这么一个及及可危的位子上,这个时候只能自保,男人与女人的爱始终是不同的,女人的感性,一旦发生就回不了头了。好在,李安导演在影片快结束时安排易坐在王佳芝曾经的床边,默默无语,似在回忆似在可惜。若是照搬张爱玲小说中的易先生洋洋得意的样子,那么我想王佳芝估计做鬼也不安心了。
    仍旧是人性的问题,我若是王佳芝,以爱还命。小女子心里装不下如此巨大的国仇。就像片中那句名句“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原作者汪精卫与夫人陈壁君的爱情故事,对于我们,怎能知道当时的内幕,或许也是历史弄人罢了。

2007年10月4日,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香港旺角一家电影院,将近3个小时后,我依然无法抑止心中的感动,坐在位置上久久回味。李安这个华人电影界中标志性的导演再次深深打动我。

 

     一个人去看了《色戒》,只可惜不是足版。

《色.戒》中间的分隔符是不能省略的,它将“色”与“戒”分割开来成为两个独立的名词。“色”代表欲望、占有、感性。“戒”则是警告、理智、理性。也许在很多人在选择这样一个题材的时候,会让理性大过感性,而李安(不如说是张爱玲)则表现的恰恰相反。这是部颇为另类的片子,故事发生本在上海沦陷后的日占时期,面对着半壁江山沦陷、政府软弱无能,历史背景本来值得大书特书。汉奸本来应该阴险狡诈外带一双色咪咪得眼生,爱国主义者就应该正气凛然,特别当主角们是一群乳臭未干得穷学生时,就应该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然而如果《色.戒》是这样理性压倒感性的话,张爱玲也就不是张爱玲,李安也就不是李安啦。

在爱情上,多数人会主观为别人,客观为自己,一如爱本身就是自私的。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有时是希望通过爱找寻自己,有时是希望借助爱证明自己。

     张爱玲的小说拍成电影,不被骂的还真是稀罕。只因张的心思委实曲折,想照样儿般上银幕,并不是件好办的差事。更何况,银幕对面还有无数双张迷的眼睛正散发着贼亮的光芒,虎视眈眈地准备挑刺儿。

从未见过像李安镜头下易先生这样的汉奸,他温文尔雅中不失谨慎;落落大方中不乏狡诈。印象中好像梁朝伟继《伤城》之后又一次扮演反面角色(如果没记错的话),可是易先生在片中自始至终都没有拿起青铜器猛砸人的脑袋。易先生事事谨慎,处处小心,说话老道,不轻易相信人。但他也有脆弱的一面,世事混乱及特务工作令他性格颇为压抑,甚至可以说是心理变态,因此给了王佳芝们趁虚而入的空间。按照王佳芝的分析以及老吴的对话,至少王佳芝不是第一个企图接近易先生的人,也不是第一个色诱他的人。而最终易先生在王佳芝面前还是感性压倒了理性,他近似疯狂的占有着王佳芝,宣泄他内心的压抑,暴露他毫无防备的一面。起初他对王佳芝还是抱有戒心,但自从在餐馆里王佳芝对着他唱了一首《天涯歌女》后,他的面对这个女人时,感性已经完全压倒了理性。最后当他决定用仅存的一点儿理性处决了王佳芝时,他还是不敢面对现实。“麦太太回香港了!”也许这是最好的理由,最好的借口。

 

     而李安是个聪明人,只借了张爱玲的排场。还有就是,他给了接电话的“二哥”一张王力宏的脸。

片中邝裕民为代表的正面人物(爱国人事)表现的是如此懦弱,他们嘴里说着大道理,满腹经纶忧国忧民义正言辞,确将一个自己喜爱的女子推向危险边缘,这时候王佳芝已经变成了一枚棋子,卒已过河,毫无退路可言。在邝裕民身上,理性占了绝对的上风,就在他和自己深爱的女孩之间,也只拥有一个迟到3年的吻。在后来色诱易先生的种种过程中,邝裕民这帮人的身份有了质的变化,他们后面有了重庆地下情报组织作为领导,整个组织更加严密,完全不同于第一次几个学生“过家家”似鲁莽。他们有特定的接头地点,有了固定的领导人老吴。而老吴面对快要崩溃的王佳芝和义愤填膺的邝裕民时,情绪激动的他却拿“忠诚”作为尚方宝剑。而忠诚对于王佳芝来说,就是要“像奴隶一样让他进来”,让他看到自己流血、哭喊,并且坚持着耗到他筋疲力尽为止。

对她来说,爱从一开始就是缺失的,母亲早逝,父亲另娶,惟一朦胧喜欢上的男人,情感上仍是一介孩童。缺乏喋血街头,惊艳一枪的勇气,却以意中人的贞操为代价精心设局,做着无谓又可笑的努力。

     真的,当王佳芝匆匆走出咖啡店,镜头拉深,清晰可见那咖啡店的门口就是摆着一个三层的蛋糕。

王佳芝,一个失去父爱而又渴望被爱的女孩,学生时代的她是一个坚定的爱国主义者,她为此不惜作出巨大的自我牺牲。然而当易先生突然离开香港时,她发觉自己被时世所愚弄,当她见证邝裕民等同学一刀刀捅死曹先生时,她彻底崩溃了。当她三年后再次面对易先生时,易先生粗暴的进入她的身体,她感觉自己是面对一场战争,她渴望早日解脱,但却被老吴用更为高尚的借口说服。她开始周旋于阔太太们中间,开始变被动为主动,并逐渐从与易先生几近疯狂的做爱中体会到快感,并体会到征服一个男人的成就感。后来易先生要求王佳芝帮自己办一件事儿,而王佳芝想过很多,可能是为了试探她,可能是为了揭穿她真实身份,也可能是其它,但是种种猜测下来,另她没有想到的是易先生仅仅是为了送她一颗钻戒,一个只属于王佳芝的钻戒。至此王佳芝完全背叛了自己的忠诚。可以说王佳芝一直是这个片子中最感性的人,只不过起初她的感性略带几分理智。

 

     电影和小说结局都是悲剧,只不过张爱玲给的落幕有点黑色幽默的意思,而李安却让我们长歌当哭了。所以,这是李安给我们讲的另一个版本的《色戒》故事。

整部电影就像NIRVANA的《SOMETHING IN THE
WAY》,整部电影的大部分时间就像歌曲的前半部分平缓;两次出现的咖啡馆等待过程就像歌曲中长达10多分钟的空白,不论是画面还是观众的情绪都像休止的音符安静的可怕;后来刺杀的高潮就像歌曲后半部分,没有歌词确和之前的舒缓节奏形成鲜明的反差

她最终答应与他们轰轰烈烈做一次,哪怕她内心并不明白行动的意义所在。若干年后,回想当时做选择的原因,她眼前交替出现的,可能是那个在银幕前哽咽抽泣的无助少女,可能是夕阳下那个眺望金戈铁马的少年,还可能是回荡在整个剧场内的“中国不能亡”。

     至于邝裕民,则充分证明了一个道理:男人有一张漂亮脸蛋儿,有时候也能解决很多问题。李安这故事能讲圆满,全靠他了。

片中的细节描写也很出色,不论时人物的服装,背景道具摆设都看得出导演的细心。王佳芝陪易太太打麻将的几个桥段,无不话露锋芒。而她也正式通过打麻将的过程中,将自己的电话写给易先生,从而第一次与他取得联系。她在咖啡馆打电话时为了掩人耳目故意说播错号码。以及在难熬的等待中,掏出香水为自己擦拭,就像男人在等待过程中习惯性的吸烟等等,

 

     王佳芝最初不过就是个情窦初开的丫头,哪有什么革命觉悟。只不过是禁不住王力宏版邝裕民这个超级男色的吸引,傻里傻气地上了革命的贼船。然后,就任由一伙纸上谈兵的愣头青把她推上前线打头阵。

一部感性的电影,深深烙着“李安制造”!

第一次努力,以易家搬离香港而告终。她对着话筒,浑身瘫软,语气绝望,一遍遍挽留与争取。如果真有机会机场相送,相信她宁愿化身女荆轲,否则,自己的失贞便变得全无意义。

     王佳芝是个人才,干什么像什么,初次交手就比那位畏畏缩缩的“麦先生”多了无数彩头儿。恩,算下来,这还只是她第二次演戏。只可惜,王佳芝她命歹,一块好钢落在一群不靠谱儿的人手里,楞给使成了废铁。那群家伙实在是年轻啊,所以免不了幼稚。

 

     她一个女人,真枪实弹地博命,而那群男人能给她的却是最靠不住的保护。后来,邝对王说,向她保证不让她受伤害的时候,王甩袖而去,在她心里一定是冷笑——相信你能保护我,还不如相信一头猪能爬树。而那位貌似深沉的老吴,整个儿就是一个鸡贼——他老婆孩子都死了,他还活着,最后大家都死了,他又还活着。

她离开,是因为对他,和他们的彻底失望。她一直是所有人中最清醒的一个,却不得不跟着装傻,相信一切是可行的,一切是有意义的,一切会终成正果的。

     说来说去,还就是该千刀万剐的大汉奸易先生把她当人看了,当女人看。

 

     在小说里,老易和王的感情都是他们两个一厢情愿的幻想,并没做实。而在电影里,梁朝伟演的老易流眼泪了呀,那可是梁朝伟的眼泪,所以管她是小王还是小汤,统统都得缴械投降。

四年后,上海。

     而且,要我说,那根最后导致王佳芝叛变的稻草,并不是号称六克拉的粉红钻,而是老易给她的那个装着名片的信封。老吴和小邝一群鬼头鬼脑地猜测,老易很可能是要试探王。紧张兮兮的王如临大敌般地去接头儿,结果却发现,老易只是想要送她一枚钻戒。

 

     佛印怎么损苏东坡来的?他说骂别人是牛粪的,自己也就先是了牛粪。那群热血青年在王佳芝心里说不定就是这样变成了牛粪。真是可惜了她这朵鲜花。于是王叛变了。

再度选择做,只是为了那个夜晚的“失”有意义,或许,还有忠诚。

     电影最后,李安给了王力宏脸部特写,让我们想起在众多牛粪中还有这么漂亮的一坨。漂亮脸蛋儿又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能让我们产生这样的错觉:看看小邝一脸仇恨,唉,多好的一革命青年啊。小王你怎么就能忍心出卖他呢?你说要不是你临阵变卦,老易不就挂了?然后,你和小邝这女才男貌的,多般配。于是乎,我们便对王佳芝同学背叛革命感到一丝惋惜。

 

     说真的,要不是王力宏,而是什么阿猫阿狗的演小邝,我肯定会巴不得王佳芝早点叛变。省得给那么多牛粪白白当炮灰。

然而,她错了。她遇到了他,他没有让她找到自己,却让她迷失了自我。

     要不怎么说李安聪明呢,我之所以没能坚定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真是多亏了邝裕民这坨漂亮的牛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