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名字|天、地、神、人

1.前言

1.前言

(期末论文,纪念一下忙乱的考试月)

内容摘要: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基于思想比较的视角、文本解读的方法以及历史生成的维度,从思维方式变革、自由观变革、历史观变革三个视界重释历史唯物主义的本真精神,对于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真智慧、活的灵魂及其走向当代的方法论启示,具有重要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历史唯物主义的生成也不是无源之水,作为把握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积极成果,它是马克思恩格斯批判地继承前人思想智慧的理论结晶,这突出表现在历史唯物主义在继承西方文化遗产的同时,首先在思维方式上实现了对西方哲学“逻辑在先”思维范式的革命性变革。第三,从对传统西方历史观的超越中阐明马克思恩格斯历史哲学变革的理论支点,是呈现历史唯物主义本真精神的必要环节。

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基于思想比较的视角、文本解读的方法以及历史生成的维度,从思维方式变革、自由观变革、历史观变革三个视界重释历史唯物主义的本真精神,对于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真智慧、活的灵魂及其走向当代的方法论启示,具有重要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

12月2日是我的生日,恰好今天上映了一部电影《你的名字》,于是和研究海德格尔哲学的赵雄峰老师一起在吉大巨幕影城看这部电影。

    12月2日是我的生日,恰好今天上映了一部电影《你的名字》,于是和研究海德格尔哲学的赵雄峰老师一起在吉大巨幕影城看这部电影。

以前的哲学家认为理性是人之为人最本真的东西,因为理性不仅能够带人们脱离自身境遇的限制获得某种超验性的“自由”,也因理性本身的“客观”的特点有公共的伦理作用。但当笛卡尔高呼着,我可以怀疑一切,唯独不可以怀疑理性的时候,理性开始被推上了人类的神坛。当人们发现以理性为现代社会基石现代性唯独理主义给世界带来了无价值的虚无和混乱时候,哲学家开始重新审视那块曾经被架空了的情感领域,并且尝试以情感为基石构建一种新的生存可能性。本文通过对海德格尔和舍勒在现象学研究中对情感的把握论述的对照分析,来看情感在现代哲学中的角色和地位,也粗浅地讨论一下以情感为基础世界的可能性。

关键词:历史唯物主义;本真精神;马克思主义哲学

第一,阐明历史唯物主义所实现的思维方式变革是呈现其本真精神的方法论前提。人是历史性存在,破解人类社会发展之谜始终是哲学的主题。历史唯物主义的生成也不是无源之水,作为把握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积极成果,它是马克思恩格斯批判地继承前人思想智慧的理论结晶,这突出表现在历史唯物主义在继承西方文化遗产的同时,首先在思维方式上实现了对西方哲学“逻辑在先”思维范式的革命性变革。我们知道,哲学是爱智之学,它试图通过对确定性和普遍必然性的把握,来安顿深处变幻莫测之经验世界中人们的惶惑心灵。但是,在把握世界的确定性和普遍必然性诉求上,思考起点的不同则呈现出了截然不同的理论图景。西方传统哲学基于理念世界和现实世界的分离,过分凸显事物的本质、规律和认识主体的意识在把握世界时所处的逻辑上的优先地位,积淀形成了“逻辑在先”思维范式,它不从人类历史展开的时间维度寻找解读历史规律的逻辑起点,而是从某个先验的概念、理念、精神或意识出发去建构一个逻辑自洽的体系,并以此作为把握世界与历史的手段与工具,进而使该范式呈现出自因性、创生性、目的论等思维特征,其逻辑原点的变迁则表现为从古希腊哲学作为知识对象的“自在”的“理念”,演进到黑格尔哲学作为既是实体又是主体的“自在自为”的“绝对理念”。即使到了19世纪40年代,青年黑格尔派在试图化解黑格尔体系化哲学自身的矛盾时,依然诉诸“把哲学、神学、实体和一切废物消融在‘自我意识’中”来实现。马克思恩格斯明确指出“意识没有历史”,认为要把握世界的确定性进而呈现世界与历史的真相,绝不应当从先验的、先在的“应然”这一预设的逻辑前提出发,而必须以逻辑与历史相统一的原则取代“逻辑在先”思维范式。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人类历史的起点并非在于人类开始产生思想,而是表现为人本身开始把自己和动物区别开来的首要标志——人开始生产自己的生活资料。因此,只有人类的物质生产实践活动,才构成人类历史进程展开的时间—历史起点,也才能作为我们考察人类历史规律的逻辑起点。从现实物质生产过程运行机制的视角去把握世界和历史的真相,特别是在由物质生产实践所导致的物质生产、新的需要的产生、人的生产、生产关系生产、精神生产的互动机制中,来历史地、具体地把握历史过程的真相以及实现自由的真谛,才是把握历史唯物主义本真精神和思想力量的重要方法论前提。

看完之后觉得电影的内容和自己最近思考的问题相契合,便就电影内容与赵老师交谈,结合之前的一些思考的结果,借用海德格尔哲学中的一些语词,写了这篇文章,以固定这些思想。

    看完之后觉得电影的内容和自己最近思考的问题相契合,便就电影内容与赵老师交谈,结合之前的一些思考的结果,借用海德格尔哲学中的一些语词,写了这篇文章,以固定这些思想。

在海德格尔那里,情感而非理性是此在存在的基本状态。此在生来就生活在氤氲着的情绪中,并且特别地,在畏与烦的基本现身情态(情绪)中展开来。人之为人者,就是操劳在世。此在的存在就是操劳,“我在故我操劳”—-此在不是在操劳,就是在寻视操劳的路上。因此,操劳被认为最贴近此在生存的,在一切人类活动和思想之前的结构。人在日常中被所操劳之事烦扰,而当良心的呼声将此在带到生存的可能性,即死亡面前时,人得以进入畏的现身情态,觉得“茫茫然失其所在”。从而得以领会自己非本真的常人的生活状态,进而领会自身,逃脱常人的操劳进入最本己的能在中。而在畏中,此在的日常的生存结构,即被抛、筹划和沉沦,也得以显现出来。因此,在海德格尔那里,人的情绪是比人的思考更接近存在本源的东西,并且通过对两种特殊现身情态的把握,建构了此在生存论的结构。

作者简介:

第二,在思想比较视域中阐明马克思恩格斯探索自由问题的科学路径,是呈现历史唯物主义本真精神的关键之所在。实现每个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最高价值诉求,自由是一种社会历史现象,自由实现问题更是历史唯物主义的核心主题之一。基于《德意志意识形态》等文本可以看到,历史唯物主义在自由探求问题上的理论创新,可以通过马克思恩格斯对作为传统西方自由观代表的基督教和理性主义自由观的超越体现出来。因为秉承“逻辑在先”思维范式,传统西方哲学在探求自由及其实现问题时,呈现出如下两种代表性路径:启示路径与先验理性路径。基督教从先验预设的神出发,虽然开启了自由意志维度,也超越了古希腊罗马哲学解读自由问题时的知识论传统,但它把现实世界理解为神创的世界,人类凭借自由意志事件才展开尘世生活,现实中人的不自由是由于信仰的不彻底而违背了与神所立之约的结果,而要真正实现人的自由,则必须诉诸信仰,每个人交往之前必须以与神所立之约来约束自己,但人毕竟不是全知全能全善的神,人的自由的最终实现又只能期待神的拯救,由此呈现出诉诸从“人—神”关系到“人—人”关系再到“人—神”关系来实现自由的基本思路;康德哲学在对基督教自由观和幸福论的批评中出场,奠定了先验理性主义的自由观范式,完全通过凸显理性的能力来考察自由实现问题,奏响了一阙理性的凯歌,认为理性不但先验地具有为“自然立法”从而形成普遍必然知识的能力,而且还具有先验地为“道德立法”而达到至善——自由的能力,但自由的最终实现也必须通过时间的无限绵延以及上帝的公正裁决才能实现,进而它对自由问题的考量,实际上诉诸从“人—人”关系到“人—神”关系的基本理路。马克思主义哲学基于物质生产实践对人类历史展开的前提和基础意义,指出作为一种历史现象,自由状况是由现实生产方式的性质所直接决定的,只有科学揭示现实物质生产过程的运行机制以及生产方式的内在演变规律,通过先进阶级的力量改变不合理的所有制关系,推进历史进入到共产主义阶段才能最终实现人的自由,这显然为人类真正把握自由问题提供了一把钥匙。因此,也只有基于从推进现实社会关系合理化来实现自由的视角,才能彰显历史唯物主义的要义和精髓。

文章有剧透,打算看这部电影的朋友可以看完电影之后再阅读此文。

    文章有剧透,打算看这部电影的朋友可以看完电影之后再阅读此文。

没有哪个人是孤岛式的存在,一定是与其他世界的人共同在世的。在海德格尔那里的生存,是以操心作为基本结构的,以至于人与世界的联系,也是通过对操劳之物共同照面决定的。这一方面使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倾向于物化;另一方面,起维系作用的共同照面的物体本身不具备伦理的规范样式,因此,没有什么是值得追求的,杀人放火的人也有其自有的存在方式。这显然是混乱的。

  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基于思想比较的视角、文本解读的方法以及历史生成的维度,从思维方式变革、自由观变革、历史观变革三个视界重释历史唯物主义的本真精神,对于彰显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本真智慧、活的灵魂及其走向当代的方法论启示,具有重要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

第三,从对传统西方历史观的超越中阐明马克思恩格斯历史哲学变革的理论支点,是呈现历史唯物主义本真精神的必要环节。马克思恩格斯认为,自由的最终实现必须通过对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规律的科学探求才能达及,而历史唯物主义智慧的出场与生成,就是马克思恩格斯对传统西方历史理解范式予以批判与超越的理论结晶。历史唯物主义的批判与超越对象,即表现在马克思恩格斯或直接批判,或蕴含在其文本字里行间所隐性批判的如下传统西方历史理解范式:历史怀疑主义、现实主义历史观、神学唯心史观、先验理性史观以及人本学唯心史观。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上述五种传统西方历史观的局限,就在于它们均未能看到全部社会生活的实践本质。历史唯物主义则首先明确了物质生产实践对人类历史展开的基础和前提意义,由此出发系统阐明了超越传统西方历史观的五大理论支点:其一,马克思恩格斯把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这一人类历史的发源地,既看作考察历史规律的时间—历史前提,又看作考察历史规律的逻辑前提,超越了“逻辑在先”思维方式;其二,指出历史的实践前提决定了历史的动力在于现实生产方式的内在矛盾运动而非精神、观念、意识的自我矛盾运动;其三,历史的真实进程表现为由分工所导致的所有制方式的演进过程以及人的不自由程度不断加深的过程,而非思维逻辑的演进过程;其四,指出了共产主义的运动性质,即在共产主义这一历史目标的实现途径上,倡导以实现革命运动取代精神革命;其五,在上述基础上,马克思恩格斯分析了历史的主体即变革社会的主体力量,并揭示了主体力量转换的历史必然性。正是在历史的前提、动力、过程、主体以及目的实现路径等历史哲学的核心问题上实现了革命性变革,历史唯物主义才在破解历史之谜这一重大课题上提供了全新视角。

2.本真状态

2.本真状态

在舍勒的价值情感学理论中,也是依循了情感这条路子,但在他那里,通常意义上的情感,被他限定为情绪,位列状态性情感之中。除此之外,还有意向性情感。前者与身体状态、情绪相关,而后者与精神状态及信仰相关。因为意向性情感本身也具有客观性,并且指向更高的秩序世界,情感不再被认为是传统意义上与理性所区分的无意义的、次好的东西。舍勒同样也认为情感是独立并先于逻辑和理性,但特别地把爱作为人类情感的本源和奠基。他认为人爱是人们与世界相遇的前提:“在人能够思维或意愿之前,就已是`爱’的存在。”爱引导人们去认识问询世界,世界就此展开。

  第一,阐明历史唯物主义所实现的思维方式变革是呈现其本真精神的方法论前提。人是历史性存在,破解人类社会发展之谜始终是哲学的主题。历史唯物主义的生成也不是无源之水,作为把握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积极成果,它是马克思恩格斯批判地继承前人思想智慧的理论结晶,这突出表现在历史唯物主义在继承西方文化遗产的同时,首先在思维方式上实现了对西方哲学“逻辑在先”思维范式的革命性变革。我们知道,哲学是爱智之学,它试图通过对确定性和普遍必然性的把握,来安顿深处变幻莫测之经验世界中人们的惶惑心灵。但是,在把握世界的确定性和普遍必然性诉求上,思考起点的不同则呈现出了截然不同的理论图景。西方传统哲学基于理念世界和现实世界的分离,过分凸显事物的本质、规律和认识主体的意识在把握世界时所处的逻辑上的优先地位,积淀形成了“逻辑在先”思维范式,它不从人类历史展开的时间维度寻找解读历史规律的逻辑起点,而是从某个先验的概念、理念、精神或意识出发去建构一个逻辑自洽的体系,并以此作为把握世界与历史的手段与工具,进而使该范式呈现出自因性、创生性、目的论等思维特征,其逻辑原点的变迁则表现为从古希腊哲学作为知识对象的“自在”的“理念”,演进到黑格尔哲学作为既是实体又是主体的“自在自为”的“绝对理念”。即使到了19世纪40年代,青年黑格尔派在试图化解黑格尔体系化哲学自身的矛盾时,依然诉诸“把哲学、神学、实体和一切废物消融在‘自我意识’中”来实现。马克思恩格斯明确指出“意识没有历史”,认为要把握世界的确定性进而呈现世界与历史的真相,绝不应当从先验的、先在的“应然”这一预设的逻辑前提出发,而必须以逻辑与历史相统一的原则取代“逻辑在先”思维范式。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人类历史的起点并非在于人类开始产生思想,而是表现为人本身开始把自己和动物区别开来的首要标志——人开始生产自己的生活资料。因此,只有人类的物质生产实践活动,才构成人类历史进程展开的时间—历史起点,也才能作为我们考察人类历史规律的逻辑起点。从现实物质生产过程运行机制的视角去把握世界和历史的真相,特别是在由物质生产实践所导致的物质生产、新的需要的产生、人的生产、生产关系生产、精神生产的互动机制中,来历史地、具体地把握历史过程的真相以及实现自由的真谛,才是把握历史唯物主义本真精神和思想力量的重要方法论前提。

从多重视域重释历史唯物主义本真精神的旨趣在于启示我们:较之对自然规律的认识,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把握显得更为复杂和困难。特别是,如果我们仅仅诉诸观念变革或简单地改变生产关系来试图推动社会进步的话,不仅在理论上不符合历史唯物主义本真精神,在实践中也会带来教训。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成功实践,就在于我们能够真正以历史唯物主义本真精神来观照中国的现实与未来。

存在主义认为,人的本真(authencity)状态乃是现实(reality)与超越(transendence)相互紧密结合的紧张结合。逃遁入其中任何单独的一端,人都会陷入非本真的存在之中。

存在主义认为,人的本真(authencity)状态乃是现实(reality)与超越(transendence)相互紧密结合的紧张结合。逃遁入其中任何单独的一端,人都会陷入非本真的存在之中。

不管是海德格尔还是舍勒,都从人或爱恨、或愁烦的情绪中出发,经由情感又不仅仅停留在情感当中。而是通过对情感的论述和分析,透视生存本身。他们无法回避的,是在情感之上的意义问题。人对意义的追求不仅是历史的,也是本源的。就连把存在当成意义本身的此在也无法在所操劳之事上获得完全满足。当此在从烦的日常操劳进入畏中去的时候,得以瞥见其日常的非本真状态,进入最本己的能在中。此后又继续筹划自身,筹划着被抛入另一种常人的操劳中去。而生存并非仅仅是操劳与筹划操劳。因为畏之所畏者,是存在本身,毋宁说,是对存在无意义的畏。若操劳没有指向,它本身便没有意义。因为人对绝对意义的渴慕是不可消解的,当存在主义把超世之维隐没,就把对绝对之物依托转移到了相对之物上,这正是虚无的来源。所以,当存在本身成为了意义,就等于说没有意义。

  第二,在思想比较视域中阐明马克思恩格斯探索自由问题的科学路径,是呈现历史唯物主义本真精神的关键之所在。实现每个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最高价值诉求,自由是一种社会历史现象,自由实现问题更是历史唯物主义的核心主题之一。基于《德意志意识形态》等文本可以看到,历史唯物主义在自由探求问题上的理论创新,可以通过马克思恩格斯对作为传统西方自由观代表的基督教和理性主义自由观的超越体现出来。因为秉承“逻辑在先”思维范式,传统西方哲学在探求自由及其实现问题时,呈现出如下两种代表性路径:启示路径与先验理性路径。基督教从先验预设的神出发,虽然开启了自由意志维度,也超越了古希腊罗马哲学解读自由问题时的知识论传统,但它把现实世界理解为神创的世界,人类凭借自由意志事件才展开尘世生活,现实中人的不自由是由于信仰的不彻底而违背了与神所立之约的结果,而要真正实现人的自由,则必须诉诸信仰,每个人交往之前必须以与神所立之约来约束自己,但人毕竟不是全知全能全善的神,人的自由的最终实现又只能期待神的拯救,由此呈现出诉诸从“人—神”关系到“人—人”关系再到“人—神”关系来实现自由的基本思路;康德哲学在对基督教自由观和幸福论的批评中出场,奠定了先验理性主义的自由观范式,完全通过凸显理性的能力来考察自由实现问题,奏响了一阙理性的凯歌,认为理性不但先验地具有为“自然立法”从而形成普遍必然知识的能力,而且还具有先验地为“道德立法”而达到至善——自由的能力,但自由的最终实现也必须通过时间的无限绵延以及上帝的公正裁决才能实现,进而它对自由问题的考量,实际上诉诸从“人—人”关系到“人—神”关系的基本理路。马克思主义哲学基于物质生产实践对人类历史展开的前提和基础意义,指出作为一种历史现象,自由状况是由现实生产方式的性质所直接决定的,只有科学揭示现实物质生产过程的运行机制以及生产方式的内在演变规律,通过先进阶级的力量改变不合理的所有制关系,推进历史进入到共产主义阶段才能最终实现人的自由,这显然为人类真正把握自由问题提供了一把钥匙。因此,也只有基于从推进现实社会关系合理化来实现自由的视角,才能彰显历史唯物主义的要义和精髓。

(作者:李成旺,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历史唯物主义的生成路径及其当代启示研究”负责人、清华大学长聘教授)

http://www.iranpsco.com ,如何理解本真呢?我对的理解是,本真状态是人本源而真实的存在状态。亦即人本来且一致就是如此存在的。(本真的德文是eigentlich,词根为“自己”,有“实际上”“原本”之意。赵老师解释:本真存在是自己本来,如其所是的生存,听神和良知本心的呼声。)

如何理解本真呢?我对的理解是,本真状态是人本源而真实的存在状态。亦即人本来且一致就是如此存在的。(本真的德文是eigentlich,词根为“自己”,有“实际上”“原本”之意。赵老师解释:本真存在是自己本来,如其所是的生存,听神和良知本心的呼声。)

人从更“本真”的理性上去探寻人生,或是从更切近生存的感性世界去探求存在,都是去探求一个在这些活动以前就已经存在的秩序。若不是这秩序的先行存在,人无法把握自身。

  第三,从对传统西方历史观的超越中阐明马克思恩格斯历史哲学变革的理论支点,是呈现历史唯物主义本真精神的必要环节。马克思恩格斯认为,自由的最终实现必须通过对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规律的科学探求才能达及,而历史唯物主义智慧的出场与生成,就是马克思恩格斯对传统西方历史理解范式予以批判与超越的理论结晶。历史唯物主义的批判与超越对象,即表现在马克思恩格斯或直接批判,或蕴含在其文本字里行间所隐性批判的如下传统西方历史理解范式:历史怀疑主义、现实主义历史观、神学唯心史观、先验理性史观以及人本学唯心史观。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上述五种传统西方历史观的局限,就在于它们均未能看到全部社会生活的实践本质。历史唯物主义则首先明确了物质生产实践对人类历史展开的基础和前提意义,由此出发系统阐明了超越传统西方历史观的五大理论支点:其一,马克思恩格斯把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这一人类历史的发源地,既看作考察历史规律的时间—历史前提,又看作考察历史规律的逻辑前提,超越了“逻辑在先”思维方式;其二,指出历史的实践前提决定了历史的动力在于现实生产方式的内在矛盾运动而非精神、观念、意识的自我矛盾运动;其三,历史的真实进程表现为由分工所导致的所有制方式的演进过程以及人的不自由程度不断加深的过程,而非思维逻辑的演进过程;其四,指出了共产主义的运动性质,即在共产主义这一历史目标的实现途径上,倡导以实现革命运动取代精神革命;其五,在上述基础上,马克思恩格斯分析了历史的主体即变革社会的主体力量,并揭示了主体力量转换的历史必然性。正是在历史的前提、动力、过程、主体以及目的实现路径等历史哲学的核心问题上实现了革命性变革,历史唯物主义才在破解历史之谜这一重大课题上提供了全新视角。

以往的求真(truth)者所追求的真理,往往仅指事实(fact)和现实(reality)意义上的真实,因而回避甚至抛弃了对于超越(transendence)的属性,他们的探索并非本真(authencity)的真实。然而不论是全身投入于现实还是全身投入于超越的存在,都绝非本真的存在。无论中世纪对于宗教的沉浸还是资本主义世界中一头扎进现实与物质世界里,人都是处于一种非本真的状态。

以往的求真(truth)者所追求的真理,往往仅指事实(fact)和现实(reality)意义上的真实,因而回避甚至抛弃了对于超越(transendence)的属性,他们的探索并非本真(authencity)的真实。然而不论是全身投入于现实还是全身投入于超越的存在,都绝非本真的存在。无论中世纪对于宗教的沉浸还是资本主义世界中一头扎进现实与物质世界里,人都是处于一种非本真的状态。

先哲追寻苦苦追寻了这秩序多少年,但若这秩序是永远高高在上,人就永远无法追求得到。在主体哲学的传统那里,将上帝理解为一个不可知的、绝对的上帝。但这却不仅仅是上帝所启示的祂自己。《圣经》向我们启示出来的上帝,不仅是绝对的、超验的,也是俯就的、临在的。上帝当然是绝对的、全能的、超然的,但因着耶稣基督的道成肉生,上帝就来到了这个世界。祂竟肯取了被造之物的人性,降世为人,并且因创造物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又赐下圣灵与众人同在。彼岸世界就向着此岸世界主动展开了。这当然也赋予了此岸操劳之终极意义。所以那些最敬虔的清教徒们,也恰恰是工作最卖力的那一群。因为他们把这工作当作从上面而来的呼召,将意义的寄托放在彼岸,却又能在此岸过一种最真实的生活。此世的操劳也因此有了超世之维度。这才是真正的“仰望星空,脚踏实地”。也是中国人孜孜以求却因内在信仰文化未能达到的“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的境界。

  从多重视域重释历史唯物主义本真精神的旨趣在于启示我们:较之对自然规律的认识,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把握显得更为复杂和困难。特别是,如果我们仅仅诉诸观念变革或简单地改变生产关系来试图推动社会进步的话,不仅在理论上不符合历史唯物主义本真精神,在实践中也会带来教训。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成功实践,就在于我们能够真正以历史唯物主义本真精神来观照中国的现实与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