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下神坛的荆轲,也就是一个二流的刺客!

《荆轲刺秦王》陈凯歌最后一部不是畏首畏尾如履薄冰的一部电影因为有着霸王别姬的意气风发,自从这部电影票房失意时候,后期作品多少都有瑕疵,但其艺术水准却是越久越精炼,这部电影没有明显的逻辑错误。
其实这部电影就像一部真实的历史一样,我们往往会评判谁是英雄,谁是最后的赢家,而电影并没有明确地告诉我们这些,我的感觉电影中的每个人物都是英雄,都有着为了理想或为了私欲或为了所谓的博爱情怀,人物内心的挣扎和无奈都通过影像展露出来。秦始皇高高在上,为统一六国,不惜亲手杀死生父,不能得到自己最爱的女人的爱,最后还受到一个江湖刺客的讥讽并耿耿于怀,真正强悍的是什么,真正的胜利是什么,或许是等我们克服那最后一点恐惧吧对世界的对自己的。荆轲从刚开始的一名冷血剑客,视人命为草芥,并自命不凡以为无所畏惧,而盲女那一刀刺下去,虽未刺中身体却刺中了他的恐惧和美好破碎时的无奈悔恨最终郁郁寡欢自暴自弃,或许只有心死的人才能克服恐惧,易水一别苍凉而悲壮那是别人觉得,荆轲应该是当成一种解脱,英雄他不会觉得自己是,现在想想为什么荆轲会在刺秦失败后大笑或许是当他看到让六国都恐惧的秦王被我荆轲吓得如狗一般逃窜何等的狼狈怎能不开怀大笑。总之这部电影中没有明确的价值观世界观,你想怎么想就怎么想,个人很喜欢。

问题:电影《荆轲刺秦王》中的秦王是否颠覆了传统的历史形象?

明天,第72届戛纳电影节将是举行的最后一天,这个法国南部城市因为具有文艺色彩的颁奖礼而变得举世闻名,相对于其他的国际大奖,戛纳偏爱文艺片,而对于电影质量上的追求,也是其他电影颁奖礼所不能比拟的。

        此书为莫言的话剧剧本集。

荆轲,作为史记中刺客列传中最被推崇的第一刺客,可本质上有一个不可忽略的问题,在刺秦过程中并未刺中秦王一剑,做为一个被奉为当时第一刺客的人来说,显得那么蹊跷。

回答:

电影人为了艺术汇聚于此,而艺术也让电影人在交流中获得新的灵感,这便是电影艺术的魅力。

       
我们的荆轲:重新解读了荆轲刺秦王这个历史故事,读起来酣畅淋漓。把我对于这个故事的一些隐约却又未敢成形的想法明了了。

图片 1

《荆轲刺秦王》于1997年上映,由陈凯歌导演指导,是当年90年代最宏大制作之一,电影集合了张丰毅、李雪健、王志文、周迅、巩俐等众多明星,然而电影上映后效果却未如预期,不仅票房惨败,更遭遇了院线的雪藏,不可不说是一场遗憾。
图片 2

图片 3

       
还记得小时候第一次听说这个故事的时候,被教育说秦王是四处征战的暴君,荆轲是抱太子丹知遇之恩、解救天下苍生的大侠。那个时候就想,刺杀明明已经准备得那么充分,为什么偏偏就差那么一点点呢?满心都是对荆轲的敬意和惋惜。

荆轲在献图行刺时,最好的机会莫过于穷途匕首现之时,秦王并无防备,留给他反应的时间就是荆轲拿起匕首向自己刺来的两三秒钟,秦王和荆轲是相对而坐,距离很近,在如此短的时间、近的距离,荆轲竟然第一剑没有刺中,其所持宝剑及其锋利且淬有剧毒,只要命中,也就没有秦始皇了,有人会说秦王宽大的衣物使荆轲没有刺中其身体,而是刺中衣物,这是以现代的眼光来开,在当时服饰都差不多,荆轲会因衣物的干扰而失去准确判断?这也不符合一个标准刺客的水准啊。

或许因为版本的缘故,导致了内地上映版本被大幅度缩减,如今再回看这部电影的完整版,不得不称得上是一部惊世之作,因为电影已超越了其年代的欣赏水平,所代表的寓言意义更是恒久弥新,而其强大的舞台戏剧属性,更增加了电影的仪式感。《荆轲刺秦王》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超越了《霸王别姬》。
图片 4
电影的成功得益于陈凯歌导演的强大功底之外,李雪健饰演的秦王更称惊艳。李雪健把秦王孤独偏执变态这一集权统治者的形象演绎得淋漓尽致,在电影中我们看不到任何秦王正面光辉的高大全形象,秦王在电影中无比生活化和戏剧化,从而更增加了人物的厚度。秦王因对权力的过度渴望造成了对性格的扭曲,更成为了几千年来统治者亘古不变的心理病态。
图片 5
或许我们在其他影视剧中看到的是完全不同于李雪健的秦王,其威严雄武有谋略和大才,但恰恰这样或许光辉的形象已无法与真正的人心相契合,我们但不妨一想,从古至今他哪一个上位者不是双手沾满鲜血,极尽权力斗争之能事?
图片 6
同样,王志文的嫪毐和张丰毅的荆轲亦奉献了十分精彩的表演,但仍不如李雪健如此绝,毕竟李雪健老师也在电影中贡献了最佳演出,更凭借《荆轲刺秦王》封神。图片 7

只是,在戛纳活跃的中国电影人中,之前备受青睐的第五代导演却集体缺席,不仅仅是这次的缺席,而是近几年来都几乎没有出现过他们的身影,一方面在商业片中需求突破,一方面又想要追求艺术上的提升,于是,在自我拧巴中很难再回归电影的核心。

       
再后来长大了,渐渐开始对这个故事产生怀疑。即便真的刺杀成功,又能怎么样呢?只不过换个君主继续秦国的事业罢了。更何况春秋战国纷纷扰扰那么多年,那么多场战争,百姓何尝安乐平静过。说不定天下一统反而能换来真正的太平。然而历史上谈起荆轲无不称赞其侠义,于是我这怀疑也就深埋着不再继续。

一击未中,秦王落荒而逃,绕柱躲避,作为刺客的荆轲竟然追不上,在一秦国御医投掷药包干扰的情况下,秦王趁机拔出身上佩剑,刺中荆轲右腿,就算秦王有些功底,其持剑占有长度优势,秦王能刺中荆轲,双方的距离不会超过2米,此时荆轲向秦王抛剑,结果竟是击中立柱,如此短的距离,作为刺客,没有命中目标,实在让人匪夷所思,这就好比足球赛场上距空门一米,结果进攻队员一个大脚踢飞了,明显放水啊,荆轲抱着必死之心刺秦,不可能在最后放水,那么最有可能的解释就是,荆轲不是一名合格的刺客,在受伤后,更加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才没有击中秦王。随后荆轲被上来的侍卫剁成肉泥。


当第五代导演集体在电影市场沉沦时,关于过去,关于历史,关于人文的探讨也渐渐变得浅薄起来,那种曾经的深刻似乎在当下年轻导演身上失去了光彩。

       
而在这个剧本中,作者借荆轲和燕姬的夜谈将其刺杀的“伟大动机”一一否定。特别喜欢燕姬模仿秦王时的台词:

图片 8

关注头条号武侠小王子李言,我陪各位一起聊武侠。

这其中,陈凯歌最为惋惜,而更大的遗憾便是那部野心勃勃的电影——《荆轲刺秦王》。

       
“许多卑鄙的勾当,都假借了百姓的名义”“你去翻翻那些落满灰尘的历史账簿,看看哪家的宫廷里没有刀光剑影?看看哪个国王的手上没有血迹?”“你又不是秦国百姓,我横征暴敛,我大兴土木,干你屁事?”“你享受的锦衣玉食,难道是老百姓自愿奉献?”“你用诸侯之名刺我,等于为一群狼,刺另外一只狼”“不过(燕太子丹对你的)也不是什么知遇之恩,只能算作豢养之恩”“你们这些所谓的侠士,其实是一些没有是非、没有灵魂、仗匹夫之勇沽名钓誉的可怜虫”

荆轲在历史上和用剑高手盖聂赫鲁勾践的交手记录都表明,其本身上不是一个一流的剑客,对方的一个眼神就足以让荆轲遁走,盖聂更是连交手的机会都没有给荆轲。而当时荆轲的名气应该是其结交的众多侠士带有夸张的宣传造成的,结果就是越传越脱离实际,荆轲也就变成了天下第一剑客。

回答:

图片 9

       
只可惜将一切都看透了的燕姬最后依旧不能免俗,她一方面明白自己不过被当作男人的物品心如死灰,一方面又渴望着范蠡与西施的男耕女织,于是她最后抱着这种幻梦倒下。

《史记.刺客列传》全文五千多字,用了三千余字来叙述荆轲,整个《刺客列传》中的其他四位感觉就像是荆轲的陪衬,相比于列传中的其他刺客,荆轲的表现真的是不理想,而司马迁着重刻画荆轲,并不是以结果论英雄,荆轲虽不是一名合格的刺客,但他那种不畏强暴,敢为知己者(太子丹)死的侠气是被司马迁赞赏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明知是死路,去依然当然赴秦,从某种角度来说,荆轲更应该是一位精神上的刺客。

准确说,颠覆了观众传统荧屏印象,没有颠覆传统历史印象。

这部电影在第52届戛纳电影节上斩获电影节技术大奖,当人们都在谈论张艺谋那部所谓中国商业大片开山之作的电影《英雄》的时候,谁能想到,早在《英雄》电影上映的三年前,陈凯歌就已经耗资超八千多万人民币拍摄了可能是中国第一部豪华制作的商业大片,也可能是最有资格称自己为史诗大片的历史题材电影《荆轲刺秦王》。

       
也许这就是人这一生物的矛盾性与复杂性。任何一个标签都是以偏概全。我们分明能看到一个人是英雄,同时也是懦夫;他伟大,却也猥琐;他充满正义,却也自私至极。我们之所以喜欢为历史人物贴上红脸白脸,只因我们内心深处是渴望有一个完人存在的,他有着美好的品质让我们向往;同时我们也需要一些丑恶让我们痛骂。然而最终不都要回到我们自己本身么,关键的是我们要时时审视自己,“像一条蚕,不断地排出粪便,剩下满肚子银丝”。

图片 10

观众最熟悉的演过秦始皇的演员是陈道明、唐国强、张丰毅这些,由于《荆轲刺秦王》本身的争议性,李雪健老师的秦始皇少为人知。

图片 11

       
或许这才是这部剧中荆轲的意义。在他漫长的前半生中,他不过是做过丑恶之事、渴望成名的小人。一直到易水送别之时,他在“高人”面前感到渺小,感到自惭形秽,他才真正成就了自己。于是最后的刺杀只是成了无奈之举,之前精心构思的成名之举毫无意义,实在是讽刺!

多说一句,有很多人猜测,其实真正身负刺秦使命的是秦舞阳,荆轲是配合他的,只是秦舞阳见秦人阵势吓坏了,荆轲见状害怕其坏事,才接过督亢地图和樊於期的人头,前去行刺秦王。对此,你怎么看呢?

图片 12

生不逢时的恶评,却无法掩盖其在中国电影史上所散发的光彩,当历史内容放在现代人审视的拐点时,如何平衡历史的规律与新的理解,就成为了亟待解决的问题。1

       
作者有意拉近了我们与那些历史人物的距离,那些人物也像普通人一样思考着,当他们身上不再有后世赋予的光环,我们突然发现好像大家并没有什么不同。

通常来说,颠覆了你的常识的东西,往往更加接近历史。

《英雄》注重场面,《荆轲刺秦王》注重人物,如果说《英雄》是用色彩以及人物包裹着的中国文化的表皮,那么,《荆轲刺秦王》则是深入历史分析后剖开的中国文化的内核。

       
有趣的是,作者最开始执着于“我们”的荆轲,写到最后只剩“我”的荆轲,恰因如此反倒有了“我们”的意味。

电影里,嬴政是个普通人。

秦王嬴政,暴君称呼最多,而大多数影视剧给予秦始皇的形象都会放在其脸谱化的人物形象上,要么满脸大胡须,要么直接就是凶神恶煞,似乎成为一种定性。

       
霸王别姬:该剧中的项羽是天真的,忠厚仁义、谦恭有礼、心地坦荡、英勇无比;虞姬最初执着于男耕女织、夫妻恩爱,最后却希望项羽可以成就家国大业;吕雉一方面渴望着项羽与虞姬的爱情,一方面又贪恋着无上荣耀。虞姬和吕雉就像是一个女人的两面,而世事总不能两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