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要走精品化道路

将网络文学搬上荧幕,导演在保留了原本框架的基础上,展开对年轻人梦想、友情、亲情、爱情的探讨,本剧的优点:1.兼顾艺术性与娱乐性;2.试图寻找网络文学与严肃艺术的平衡点;3.并未放弃对剧细节与庞大世界整体的把控。各位看官应该明白一点,网络文学实质上与荧幕作品是互相独立的,文学依托文字来建立世界,而荧幕作品则依靠作品本身,其实这使得荧幕作品表达艺术性更为艰难。
一部荧幕作品的生命力体现在这部作品与我们身边现实生活本身的联系。联系越紧密
给观众留下的思考空间越大 这部作品的生命力越强
。而这部武动乾坤,我所看到的是成长与友谊。林动的性格是肆无忌惮且自由飞扬的,这个少年不畏惧苦难和危险,再大的风也阻止不了他想要奔跑的心。林琅天的角色改编我认为非常精彩。友谊是人生最重要的感情之一,每个人都是自己生命中的主宰者,但却无法成为两个人之间的主宰者,这样只能是让互相遍体鳞伤血流成河,和曾经的兄弟渐行渐远。这是目前的频繁出现的两首插曲给出的提示。我们花时间去看一部电视是因为我们怀念曾经失去的或者错过的时间,或者是因为我们不曾拥有过的时间。
这才是它实在的力量所在 在观看过程中,我们不仅是观众,更是见证人。
妥协原著,得到的不过是一种虚假的和谐,因为其中找不到这部作品真正的灵魂。

摘要:
网络小说,是指作者首发于网络的小说,风格自由,题材不限,发表阅读方式都较为简单。可能很多读者不屑于阅读网络小说,很多传统作家也质疑它缺乏思想性、艺术性。然而,不管你是否喜欢,网络文学已经拥有了2亿5千万

当下,在公交、地铁、餐馆等等场合,我们经常能够看到低头看手机的“低头族”,是什么内容引得大家竞相低头呢?记者调查发现,网络文学是“低头族”最为青睐的阅读内容之一。记者在北京的公共场合随机采访了50位“低头族”,发现看网络小说的人,占了三分之一还多。网络文学这种新兴的文化现象正在崛起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网络小说,是指作者首发于网络的小说,风格自由,题材不限,发表阅读方式都较为简单。可能很多读者不屑于阅读网络小说,很多传统作家也质疑它缺乏思想性、艺术性。然而,不管你是否喜欢,网络文学已经拥有了2亿5千万的庞大受众。随着手机互联网的发展和生活节奏的加快,中国网络文学逐渐呈现出赶超传统小说的势头。截至今年6月底,我国目前有2亿手机阅读网民,而网络文学是主要阅读内容之一。中国网络文学历经十一年发展,作者数量超过百万,仅一天发表的网络文学就超过一千万字,相当于一个中等出版社一年的出版量。这群只有二三十岁的网络小说作家,年收入超过千万元的不在少数。网络文学的作家收入也超过了传统作家。在“2013第八届作家富豪榜”的评选中,2012年11月20日至2013年11月期间,36岁的网络作家唐家三少版税收入高达2650万,24岁的年轻作家天蚕土豆以
2000万的收入紧随其后。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的版税是2400万元,童话大王郑渊洁是1800万元。曾经三次位列中国作家富豪榜榜首的郭敬明,今年只有1300万入账。2012年,他的作品《小时代》对外公布的三册总销量达到670万册,而网络小说《盗墓笔记》的对外公布总销量则是1200万册,加上套装,整个系列更是突破2000万册。网络小说业内人士陈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无论从作者的规模、作品的数量、作品的质量,以及作品改编所产生的金额,还有社会影响力来说,现在的网络阅读,特别是无线阅读,还有网络这些原创作品的改编,应该是领先于世界的。”

  20年来,中国网络文学彰显蓬勃生命力,丰富了社会文化生活,既生动鲜活也不免鱼龙混杂。如何在与时代同行中不断进化提升,推出更多雅俗共赏的大众文艺精品,是正在走向成熟的网络文学必须承担的历史使命

日前,《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在北京发布。报告显示,去年国内网络文学市场营收规模129.2亿元、网络文学读者规模已突破4.06亿人,各项指标增速均明显高于出版行业总体水平。

目前,网络已成为大众阅读的主要渠道,在庞大读者群的推动下,网络文学作品体量逐渐增大,不同文化门类的生产者以及不同阅读偏好的读者,都可以从海量网络文学资源库中找到适用于自己的资源。同时,围绕网络文学形成的文化热点层出不穷,在当代文学中掀起阵阵波澜。身处热闹无比的场域之中,总感觉自己被话题、观点、潮流裹挟,忽视了创作和文本中的细节,比如知识背景、情节设计、形象塑造等问题。网络文学作品是作家以文学的表现手法进行遣词造和谋篇构局,作品能否引发读者共鸣,都体现着作者对于细节功能的权衡拿捏。因此,对于网络文学的观察和研究,我们除了要关注“现象级”问题,更要重视“细枝末节”。

© 本文版权归作者  kris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从《第一次的亲密接触》1998年在台湾成功大学网络论坛上发表以来,中国网络文学已经走过20年历程。1999年12月,世纪之交的日子,痞子蔡《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由知识出版社出版发行,几万册在大江南北很快销售一空。当时的读者很难想到,这部描写男女主人公痞子蔡与轻舞飞扬通过网络相识相爱过程的小说,正在开启一个全然不同的网络文学时代。

网络文学;精品化;道路

当我们评价传统文学作品时,多注重它的文学性和艺术性,例如它在哪些方面、在多大程度上表达了人的情感体验和精神世界,是不是有创造性的审美表达等。但我们读网络文学作品时,会看它的故事背景是否清楚,世界体系创设是否合理,叙事逻辑有无硬伤等。似乎可以以此得出这样的结论:衡量传统创作用的是文学的“最高标准”,评价网络文学作品使用“最低标准”就够了。但文学是一种靠语言创造艺术形象和表达思想情感的审美意识形态,无论是何种文学形态,它们在反映客观规律和现实生活逻辑方面是有“公约数”的。因此,传统文学作品和网络文学作品的评判差异,不能简单粗暴的一概而论,恰恰体现出“严肃文学”和“大众文学”应分别适用不同的评价标准。

  20年来,我国的网络文学已发展为拥有近4亿读者的庞大文化领域,涌现众多网络文学作家以及众多上市公司,热闹非凡。但社会对网络文学的认知依然并不清晰。基于此,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上海市作家协会等单位近日联合发布“中国网络文学20年20部作品”榜单。各级作协与政府有关部门参与,吸纳业界意见,邀请多位网络文学评论家评选出20部作品。这些作品不能说都是优秀作品,但可以说是20年来网络文学最有代表性的作品。通过这个榜单,一定程度上可以透视网络文学20年历史脉络及文化特点。

日前,《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在北京发布。报告显示,去年国内网络文学市场营收规模129.2亿元、网络文学读者规模已突破4.06亿人,各项指标增速均明显高于出版行业总体水平。

网络文学作品良莠不齐。一些网络文学作者为了提高作品点击率,一味迎合市场,吸引低端阅读趣味,忽视网络文学作品的社会价值承担。此外,一些作品无视文学创作的基本规律,细节处理过于粗糙,也拉低了网络文学作品的整体水平。无论是何种文学作品,都要讲究一个“真”,即艺术要保有其真实性,才能得到读者的认可。作品未必一定要书写客观世界中实际发生的事,但即便是虚拟的情节,也要保证能够自圆其说,故事构架要形成逻辑闭环。例如,一部反映国企改革的网络文学作品,将本来发生于九十年代的历史事实挪移到了八十年代,致使作品出现硬伤,真实性大打折扣。此外,一些网络文学作品中的故事情节违背现实规律,将小概率事件夸大为普遍现象,导致情节过于“狗血”,造作和刻意的“无巧不成书”十分明显,也有损作品的艺术真实性。

网络文学渴望经典化

网络文学迎来爆发期,除了作者和读者的规模不断扩大以外,大众更能感受到的是基于网络文学的IP开发势头迅猛。近年来,包括《琅琊榜》《甄嬛传》《七月与安生》等一大批当红影视剧,都是脱胎于网络文学。可以说,即便一个观众从未读过网络文学,但从电影、电视、游戏等方面都会受到网络文学的影响。

当然,出现这些问题,不单单体现出一些作者缺乏相关知识储备,同时也反映出作者对于作品细节的忽略。这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网络文学创作的重故事、轻语言,重人设、轻逻辑,重“爽点”、轻铺垫的风气,削弱了网络文学作品的完整性。巴尔扎克曾经说过:“当我们在看书的时候,每碰到一个不正确的细节,真实感就向我们叫着:‘这是不能相信的!’如果这种感觉叫得次数太多,并且向大家叫,那么这本书现在与将来都不会有任何价值了。”这个观点不仅是针对传统文学作品,同样也适应于网络文学。网络文学要提高精品化意识,网络作家以经典大众文学作品为标准,用工匠之心完善作品的细节,创作出经得起读者和时间考验的作品。

http://www.vinedoubLebay.com ,  这份榜单最有新意之处,是将作家猫腻《间客》排在第一位,《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与《悟空传》这些网络文学开创期作品排在其后,《斗破苍穹》《盘龙》等粉丝众多的大热门敬陪末座。这显示出网络文学20年来,最大焦虑始终是自身文学地位的经典化。将《间客》置于榜首,可见评委们希望在网络文学中发现另一个“金庸”,以此确证网络文学具有超越时间的价值。

相比于传统文学,与读者距离更近、反馈更直接、IP开发更便利都是其优势。但也要看到,网络文学在急速发展之中,也存在精品数量较少、同质化现象突出等问题。比如,由于“总裁文”“玄幻类”等类型小说流量可观,大批作者不管自己擅长不擅长都扎堆其中,结果只能堆砌模式化的情节和对话。为了累积流量,网络文学还有越写越长之势,数十万字、上百万字这样在传统文学中不多见的大部头,在网络文学中比比皆是,但其中“干货”却没有多少。长此以往,那些一开始还能“看个新鲜”的读者,必然会渐渐流失。

作者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