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的琴?《钢的琴》

王千源是我喜欢的演技派演员之一,纵观王千源的作品,对市井小人物的塑造往往都有出彩的演技,对人物动作举止、语言处理、内心刻画都比较到位。

看完《钢的琴》颇有感触,今天特此写下这篇短文,说说自己所感受到的。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东北城市鞍山。陈桂林人至中年,已从停产的钢铁厂下岗。他组建了小乐队,奔波于红白喜事。此时离家多年的妻子小菊从南方回来,找陈桂林协议离婚。菊对桂林无所求,只要把女儿小园带走就可以。

图片 1

钢琴充满着浓情惬意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2.03

一架钢琴展示了父女之间的深切情谊,一架钢琴改变了自己对于人生的态度,一架钢琴它不仅仅是一件乐器。。。

由张猛编剧执导的《钢的琴》在剧本创作阶段就荣获2009年上海国际电影节“最具创意奖”和“最受关注奖”,随后参赛多项国际电影节所获得的荣誉也证实了影片的实力。剧中男演员王千源也因其真切质朴的表演荣膺东京国际电影节影帝。
那是上世纪90年代的东北,一个工业时代,一个工业城市。钢厂关门被卖,只剩下厂里的两个烟囱屹立不倒,工人们纷纷下岗,为各自的生活和打算奔波。下岗工人陈桂林迫于生计和同厂的淑娴组建了一个小乐队,为婚丧嫁娶的人家服务。陈桂林负责拉手风琴,淑娴负责唱歌,两人有时还客串主持婚礼。陈桂林的妻子小菊在离开钢厂后选择在外漂泊。陈桂林和淑娴二人日久生情。这时候,小菊衣锦还乡,带来的却是要和他离婚的消息,她要和一个卖假药的生意人过富足的生活,并且提出要将他们的女儿小元带走,陈桂林不答应,为此二人争执不休,各不退让。为了把女儿留在身边,又为了圆自己将女儿培养成钢琴家的梦想,他决定给小元一架钢琴。
现实是残酷的,陈桂林不得已四处借钱却总是空手而回,无奈之下,决定偷学校的钢琴,但这不是一个人就可以做到的事情。夜深,陈桂林和淑娴做东,请原先钢厂的哥们儿吃饭,醉翁之意不在酒。一群人在陈桂林的劝说下借着酒意壮胆翻墙探入学校的琴房,眼看就要成功了,不料被学校保安发现。偷琴之举败露,陈桂林沮丧失望,对给小元一架钢琴的承诺一筹莫展……
天无绝人之路,他在钢厂的图书馆里偶然间发现了一本关于铸造钢琴的俄国文献《钢琴制造》。这无疑给陈桂林心中已经褪色了的梦想染上了一抹明亮,一个勇敢甚至有些不可思议的想法在他的脑中闪现制造钢琴。可这样看似不着边际的决定竟然陆续得到了哥们儿的支持和鼓励。汪工依据俄国文献画图纸,季哥提供材料和场地,王抗美和淑娴负责伙食,大刘、胖头、快手也愿意发挥一技之长。为了造出钢琴、帮助陈桂林留住小元,这群从来只识图纸不懂音乐的工人们勇敢地站到了制造“乐器之王”的行列中来。
于是,在一阵阵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中,这项“伟大的事业”欢天喜地开始了。“造钢琴这么有激情的事儿”让他们迸放出活泼的生命力,大家都把它看成是一份神圣的事业,就连成天混日子的胖头也干得兢兢业业。一番尝试后,由于钢厂出身的他们难以达到木结构钢琴工艺和材料的标准,制作普通钢琴的计划作罢,随即决定将木结构改为钢结构,做一架钢骨架的琴。一群人拿出工人敢想敢干的精神,根据钢琴的组成部分有条不紊地分配各项工作,朝着既定的方案热火朝天地干起来。
夜黑,废旧的钢厂里只有陈桂林和淑娴还没有回家。陈桂林告诉淑娴小菊已经起诉他了,淑娴好心提醒即便钢琴能够造成,小元也不一定能够留住,并且真心告诉他小元其实更适合和小菊一起生活。陈桂林却误解了淑娴的本意,二人不欢而散。
钢厂里的一个个身影依旧马不停蹄,对钢厂的烟囱进行爆破的消息被大伙奔走相告,钢琴在大家的努力下也渐显模样,小菊常来看小元,母女二人日渐亲近。在这样的非常时期,陈桂林全身心地扑在对制造钢琴的研究和努力上,已无心像往日一样经营和淑娴的感情。加上和王抗美的朝夕相处,淑娴迷迷糊糊地找到了另一个情感表达的出口。陈桂林和王抗美二人因为淑娴大打出手,三人感情破裂;季哥又因为被人举报其销赃被抓。一切都不再是原先的模样,陈桂林似乎想通了什么,决定放弃即将完成的作品,并且答应小菊放弃对小元的抚养权,这样的决定连他自己都觉得迷茫。
日子四平八稳地过着,几个已经回到各自生活轨道上的哥们儿又聚到了一起,只是这次不是为了干一番大事,而是因为烟囱的爆破。尽管原先的钢厂职工在汪工的号召下曾经心潮澎湃地做过什么又或者是慷慨激昂地想做过什么,尽管这两个烟囱见证了许多故事的发生,但最终这一天还是走到了眼前。好像仪式一般,钢厂对面的土坡上站满了人,只听见一声闷响,两个笔直挺立的标志在一双双眼睛的注视下轰然倒塌。
倒下了的烟囱不可能被重新筑起,注定了的结果不会因为任何人的努力而被改变,该过去的终究要过去,该放下的终究要放下,日子终究得过,新的生活终究会来临,一切也终究会有一个新的开始。陈桂林、淑娴、王抗美三人的关系回到了从前,铸造钢琴的梦想终被重新拾起。破旧的钢厂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气,熟悉的背影继续最后的工作,伴随着轰轰隆隆的作业声,这架名副其实的钢琴终于在亲情、友情和爱情的浇灌下打造出来,一块块锃亮的钢板带着浓浓的情意而闪闪发光。
小元在小菊的带领下来到工厂,陈桂林为女儿打开这架像模像样的“钢”琴,和普通的钢琴一样,八千多个零件一应俱全,不同的只是它在每个人的心中多了几份重量。小元为大家弹奏了一首简单的曲子,虽然曲子不激昂不足以振奋人心,音质也不尽完美,但每个轻柔的音符都带着点滴的记忆和情谊深深地敲落在每个人的心头。

—-来自搜狐网

图片 2

《钢的琴》的背景是上世纪90年代的东北,主要讲述了一位父亲为争取女儿的抚养权实现女儿的音乐梦想而召集一帮好友,引发了一系列啼笑皆非又引人深思的故事。反映了小人物为生活的顽强挣扎,由此我总结了影片的三个事件,从这三个事件来分析这部影片。

图片 3

不同于如今泛滥的商业电影,钢的琴的艺术性来源于它的剧作本身,来源于人物的展现,也来源于镜头给人带来的感受。电影全篇都以一种清冷色渲染,与90年代东北的冬季完全相融合,同时这种在现代看来青黄的色彩更能引起我们对当时那个年代的追溯和回忆。张猛导演和编剧的双重身份使得他能够完整地给观众展现出自己所想要真正表达的情感和内心。他用一种即幽默又悲哀的手法表现底层小人物的善良与温情,同时也给世界展现了90年代中国式小人物的生活状态。

《钢的琴》虽然不能达到让人流泪的效果,但影片所反映出的现象让观者内心得以触及。刘桂林一个人带着孩子小元、照顾着生活不能自理的父亲(从影片中看他父亲应该是患有阿尔兹海默症),坚强地过着自己的生活,但物质生活的清贫阻挡不了他对音乐的热爱,剧刘桂林讲,其父给他取名“桂林”就是喜欢他能“甲天下”,谁料生活让他成了“家天下”,对于他来说,他只有这个家。

图片 4

自妻子当年抛家弃子之后,陈桂林除了照顾痴呆的老父亲,唯一的寄托便在女儿身上:他想尽一切办法让女儿学习钢琴。也许这也是他当年未能完成的夙愿。因此,他决不答应让妻子把小园带走。于是。陈桂林召集当年一起在钢铁厂工作的朋友,并承诺,他要给女儿做一架钢琴。

钢的琴来自于一个父亲的爱,陈桂林(王千源饰)或许不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但是他一定是一位优秀的父亲—电影所讲述的整篇故事便是围绕着为了不让女儿小元离开自己、选择跟他的前妻小菊生活而想要一架钢琴展开,不论是组乐队挣钱还是偷钢琴乃至后面的自己制作钢琴,这些都是陈桂林为了不让女儿离开自己而做出的种种努力。电影中陈桂林给小元钢琴班的老师送护肤品的这个细节给我的印象十分深刻:对于一个家徒四壁,连妻子也因为自己没钱和卖假药的在一起的男人来讲,护肤品这样子的一个女性用品他都能够想到,不可谓不用心。这也正是突出了一个本是大大咧咧的东北男人,为了自己的女儿的细心的极其巧妙的对比。钢的琴也来自于对梦想的坚守。这个梦想不仅仅是陈桂林自己的,也是女儿小元的,甚至还是淑娴(秦海璐饰)的。小元说父母二人谁能给她买架钢琴她就跟谁,这何尝不是对音乐的深深地喜爱和痴迷?淑娴帮忙制造钢琴是否也不仅仅是出于对桂林的喜欢,是否也出于作为一名文艺工作者对同样喜爱音乐的人“同病相怜”心理的影响?电影中陈桂林和小元一起弹奏没有声音的假钢琴时的场景十分能触动我的内心:这是一种纯粹的,对于音乐的渴望和喜爱,像是贝多芬一样在琴声之中逆行,那架钢琴是否可以发出声音在那一刻也不再重要,最美的声音在他们的心里,而不再是钢琴本身。

图片 5

图片 6

这部影片故事线索单纯而简单,简单得美好。女儿(小园)要离开父亲,父亲(陈桂林)极力挽救。从整部电影的剧情设计上而言,陈桂林似乎也在挽救他自己:一名下岗的钢铁铸造厂工人,一名弹奏手风琴带领小乐队为红白喜事渲染氛围的“艺术工作者”,一名对自己喜欢的女人(淑娴)不敢轻易作承诺的老男人。

图片 7

为了希望女儿小元能够一直留在自己身边,为了能够实现女儿学钢琴的愿望,他们经历了学琴、偷琴、造琴的过程,这之中都显示出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爱,他还给小元织毛裤。起初,他给小元做了一个无声的纸板琴,但这个无声的纸板琴显然不能让女儿的学琴有所帮助,最后他亲手把纸板琴砸了,砸完之后有个动作细节,刘桂林把手迅速放进裤兜,这显示出他宣泄之后的无奈和被迫。

图片 8

这么一个陈桂林。在你我身边都可以看到。

除了所展现的父爱和对梦想的追逐和坚守。电影中也表现出了小人物的社会生活状况:陈桂林为给女儿买钢琴向朋友借钱而不得,这种四处借钱碰壁,最后甚至连朋友都一个个的躲着避着的尴尬场面实在是对当时大社会的真实刻画。然而在当时的那个社会环境下,对于一群生活匮乏的下层小人物而言,借钱实在是一个让人敬而远之而又尴尬的问题,然而若说帮忙的话,每个人又一定是鼎力相助的。于是我们看到的接下来所发生的故事:陈桂林的朋友们都尽力而为,为这个用钢琴挽留女儿的朋友提供自己的所能支出的力量。这是属于底层人民的善良和情义。二姐夫那样“连上班都不敢迟到的人”也能为了小元去偷琴,承诺过再也不偷东西的昔日的小偷也不惜打破自己的诺言帮陈桂林拿到钢琴的零件,断了胳膊的胖头用一条胳膊也要帮忙出力,季哥在被警察带走前也不忘完成自己的任务…这样一群“没钱就出力”的朋友,使得电影处处都透露出满满的温情感和十足的人情味。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在电影的美学方面,钢的琴运用了十分隐蔽的对比。电影的开头和临近结尾部分都用破旧的工厂作为背景,开头时的陈桂林和前妻小菊争抢女儿以及后部分心灰意冷主动把小元让给小菊,深刻反应了人物内心的心理变化。同时,电影中淑娴知书达理,懂俄文,会弹琴,热爱艺术热爱音乐的贫穷和小菊目不识丁,没有文化的富裕形成了一组让人印象深刻的对比。这种金钱和知识,庸俗和文艺对比的存在是张猛导演对于当时社会部分金钱至上的人群的讽刺。电影中细节部分无一不笼罩着浪漫的氛围:陈桂林和小元弹奏没有声音的假钢琴,淑娴和陈桂林喝醉后在路边兴致勃勃的唱着歌,汪工在挽救要被炸掉的烟囱时说的那段话。这种文艺浪漫的气息完美的融入在90年代平凡的世俗生活中,丝毫不显矛盾。

刘桂林只有几个穷朋友,四下借钱的结果也在他的意料之中,所以他才大胆地选择造琴,由“淑娴、汪工、季哥、二姐夫、大刘、王抗美、快手、胖头”组成的造琴团队在刘桂林的艰难组织下形成了,像刘桂林总是骑车行走在泥泞不平、坑多坡多的路上一样,造琴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团队中的人都是穷困人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可深厚的友情将他们连在一起,大家都克服自身难处帮助刘桂林实现梦想。

事件一,主人公陈桂林为实现女儿的音乐梦想,又因家庭经济拮据而不得不买通女儿学校门卫室的工作人员让女儿半夜去学校弹钢琴,不料被住在学校的老师发现。于是这一计划告一段落,陈桂林只好在家里用木板做了一架假钢琴,让女儿弹哑巴钢琴。在这时候,陈桂林与妻子小菊离婚,陈桂林又与女儿发生矛盾,约定谁能给女儿钢琴,谁就有女儿的抚养权。在这一事件中充分显示了一位生活在底层的父亲对女儿的爱,和面对生活的困境的无奈。故事的场景本该带有无奈和不可言喻的辛酸,但影片的画风却让人忍俊不禁。小人物的生活就是这样,很平淡没有大的风浪却有滋有味,不顺心也没关系,尝试着去改变,改变不了也没事,大不了维持现状,不好不坏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一点在陈桂林和他的朋友体现的尤为明显。但是当平静被打破,这之后的一切,将要面对的,还是生活,不停地抗争也改变不了结果,一系列的打击之后还能认真地生活,这就是小人物的魅力。从陈桂林和他的朋友身上我看到了这种魅力。

范伟的《耳朵大有福》里,张猛选择从一位退休工人的视角来诠释特有的时代背景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王千源的《钢的琴》里,张猛选择从一群因厂子改制而不得已下岗的中年人身上出发,通过他们的诉求、执念来缅怀那个特殊的时代。从范伟饰演的正式退休职工,到王千源饰演的下岗工人。主人公在张猛的电影语境里(至少前两部)的社会身份都是进行客观解除。

而演员王千源,秦海璐等人自然完美的演技同电影中画面的美丽渲染在一起,共同塑造了这样一部现实主义的作品,又从中飘散着浪漫的文艺气息。张猛导演完整的将平凡的世俗和浪漫的文艺结合起来,为我们展现了90年代一个小人物为了梦想努力的奋斗,长久坚守的故事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