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跤吧,爸爸》:从电影出发,还是从现实出发?

印度是一个男权主义的国家,在他们眼中女孩只是工具,没有平等的社会地位而尼塔升·提瓦瑞导演的《摔跤吧,爸爸》却向观众展现了两个女孩在父亲同这世俗抗争到底的故事,让那些在印度埋没的野百合们,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春天。

刚看完电影《摔跤吧,爸爸》,心中本来已经有了自己的一些想法。不过,后来了解到,网络上俨然站着对擂的双方,一些网友认为这部电影有些男权主义色彩,另一部分网友则认为,这种观点是胡扯(还有更为恶劣的言语),在他们看来,这部电影在印度的现实意义超越了所谓的男权主义。双反争执不休,都以为掌握了真理之剑,可以互相宣判对方。
    我绝不是一个中庸主义者,也不喜欢和稀泥,但我认为双方的论点都有可取之处,但双方也都习惯性地忽视了一个讨论的前提:究竟讨论的是电影,还是现实生活?

说来惭愧,看惯了欧美大片,相形见绌之下,除了前几年火爆的《三傻大闹宝莱坞》之外,我对印度影片实在知之甚少。

阿米尔汗饰演的马哈维亚是印度国内摔跤冠军,因为生活所迫放弃摔跤,但他却从来没有放弃过为国争光的梦想。所以他把所有的梦想都寄托在了还未出生的孩子的身上。

《摔跤吧,爸爸》是阿米尔汗有史以来最深刻的作品。《我滴那个神》反映了印度的阶级压制与宗教愚弄,《摔跤吧,爸爸》反映了印度女性身处的黑暗环境。用阿三式的幽默讲述女性在印度的低下地位,并不深刻。电影也不敢太深刻。畏首畏尾,欲言又止地只言片语,只见一斑。故事的主题是父爱,社会层面的深远意义并没有太多凸显。而光父爱这个主题,就行超越了所有的父爱电影。
故事讲述一位全国摔跤冠军马哈维亚因生活所迫,不得不放弃为印度赢得世界冠军的梦想。中年的他将希望寄托在即将出生的儿子身上。命运的玩笑,四个孩子都是女儿。在梦想破灭的无奈求不得的煎熬中,因为女儿吉塔、巴比塔很揍了街坊的两个男孩子,发现女儿拥有摔跤天赋。他对妻子说,以后吉塔和巴比塔不用做家务了。
此时主角还是一个无法自己梦想,将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的父权主义者。为了弥补自己不完整的人生,不顾女儿感受。在艰苦的训练和村民的嘲笑中,大女儿吉塔输掉了第一次摔跤比赛。正是这一次失败,让吉塔的野望苏醒。她问爸爸,下一次比赛什么时候开始。由一位被迫参与训练指令式训练,完成任务的迷茫羔羊蜕变为渴望胜利,执掌自身命运的主动型猎手。
不负众望,吉塔与男孩子野摔一路战斗到全国性比赛,并获得了全国冠军,进入国家队获得正规的训练。由此故事的主题才慢慢凸显。
在孩子的世界里,父亲无所不能。依附他的能力,顺从他的命令。父亲的决定一定是对的。叛逆期是人格的觉醒。需要自主意识,不同意命运他人掌控。人得以自由,是因为自己能做选择。摔跤并非吉塔的选择。由父亲带上这条路之后,吉塔再也没有选择过。父亲是对的,所以她没有犯错。这不代表她是自由的,即使她热爱摔跤。
在国家队里,教练告诉吉塔,她的技巧是过时的。放弃她之前所有的技巧,从现在开始服从他的指令。远离了家庭,远离了父亲。吉塔和队友一起看电影,逛商场。训练没有以前那么苦了。她学会了涂指甲,重新留了长发。她变得美丽又自由。她依旧是队里最强的摔跤手。
重返家中,吉塔告诉巴比塔,父亲的技巧是过时的。主角马哈维亚听到后十分愤怒,上演了一场谁对谁错的父女对决。从观众凝重的表情和父女你死我活的氛围中,表达出这不是错与对的切磋。而是弑父的必经之路。没错!我们渴望杀死父亲,这个无所不能的神。只有杀死他,才能证明自己是独立的,才能消除父亲对自己的影响,人格才能摆脱傀儡的身份。

电影中的人物设定,充分地突出了父亲马哈维亚心底的那份冠军的那份执念,同样也让观众看到了镜头下印度女性地位低下的社会面貌。父亲马哈维亚是由阿米汗饰演,一心想成为世界冠军,却因生活被迫放弃了自己的梦想,将希望寄托给了下一代。当年轻时的马哈维亚与同事在办公室比赛摔跤,导演运用平行蒙太奇,将马哈维亚不凡的实力一并展现,也可以看到马哈维亚年少轻狂的样子。马哈维亚是一个拥有梦想的人,但当妻子总是生出女儿时,他默默收起墙上的荣誉,昏暗的色调,反映马哈维亚的内心失望,也预示着梦想的破灭,突出当下印度社会所存在的压迫感。马哈维亚的那份坚韧不拔最终影响了自己的女儿们。大女儿吉塔与小女儿巴比塔在父亲的指导下一路反抗着世俗眼光,一路诠释着女权思想。但吉塔和巴比塔,并不是一路坚持向前的,她们也找出了许多理由反抗父亲,反映了印度女性本身想反抗,却无能为力的一面,新娘的话使她们醒悟过来,完成了转变,选择了一条自由的人生道路。影片设置侄子奥姆卡尔,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件事,从一开始同其他人一样不理解马哈维亚的做法,到支持舅舅,他自始至终都是以旁观者的角度来评价他们,他代表了印度社会的男性对女性的看法开始有所转变。国家队教练则是一个阻碍,象征着印度国家中那些腐败的权力标志。显明的人物形象,把印度人文主义一层层揭露,代表导演希望印度实现男女平等的社会愿望。

图片 1

该怎么说呢,作为旁观者,就单单是印度的社会阶级分化严重男权主义性别歧视就让人对他们整体的文化思想喜欢不起来,至少我是这样。只要提起印度,脑中往往第一个想到的是作为佛教起源地印度却很少有人信佛,第二个则是令人发指的强奸率。如此,带着这种固定思维模式的偏见,你会瞬间连想要去了解它的欲望都没有了。

    得子梦想破裂:
    马哈维亚想要得到一个儿子的期望惊动了全村人,全村人都成为了神婆想着各自的法子帮助马哈维亚出点子,告诉他怎样才能生个儿子。到了生孩子的一刻,全村人都来了,他们都期望他们出的点子能够应验,可结果却是一再的打脸。他们转而找到各种借口,说是马哈维亚没有很好的执行他们的方法。而马哈维亚在生下了4个女儿之后,也彻底收起了那块他寄予梦想的奖牌,收起了生个儿子的期望。

老年的马哈维亚败给了年轻的吉塔。他败给了时间,其实是败给了命运。子女的心理成长中,必须要打败父亲,父亲就像压制在头顶的天花板,可以很高,也可以很低。如果父亲永远无法超越,子女便无法打破自身的限制,飞往更高的天空。父亲就像一层阻碍子女看清世界的玻璃,必须打破自己造谣的父亲无敌论,才能获得自由。
表面上看,是谁对谁错的争执。本质上,是子女弑父的一次尝试。父亲败了,吉塔重返国家队。
第一个视角对焦马哈维亚,他在思考,在凝望,还有一种挫败的情绪弥漫镜头。
第二个视角对焦吉塔,她在思考,在凝望,还有一种坚定和孤单弥漫镜头。
她们在思考什么?这个两个镜头对接下来的人物心态变化至关重要。
打败了父亲,就能获得自我的救赎吗?接下来才开始体现父爱的伟大。
二女儿巴比塔
在父亲的训练下,获得了全国冠军,也进入国家队。大女儿吉塔在世界性的比赛中表现糟糕,一直未获得好名次。
预赛战败后,巴比塔悠闲地涂着指甲油。巴比塔说,“我记得你第一次输掉比赛的那天,你整晚没睡着。现在即使输掉了国际比赛,你脸上没有一丝不高兴”。“爸爸教你这么说的?”吉塔问。对话中,吉塔依旧对父亲充满敌意。“你只要专注训练,我自己的事我会搞定”。
打败父亲后,吉塔认为自己已经独立了,她可以做好自己的事,不需要任何人指手画脚。事实真是这样吗?
第二天,吉塔输掉了国际性比赛。失落地坐在长椅上。教练礼节性的安慰并不能让她从自我否定中走出来。
吉塔落寞地问巴比塔: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没能力获得国际奖牌?”
“这个我不知道。我知道有个女孩在泥里打败了无数的男孩。在初级冠军赛上打败了重量更重的人,连续三年在全国竞标赛上打败所有人,如果你都不配在国际比赛中获得胜利,那全印度的女人都没资格做到。我一直都相信你,比我更相信你的人是爸爸,跟他谈谈吧”。
“我该怎么见他?”
“他是我们的爸爸,无论怎样,他一定会支持我们的。去吧!责备总是会有帮助的,不是吗?”
巴比塔蛮横地打败父亲,内心的自责让她羞于面对父亲。在吉塔的鼓励下,她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这一句道歉,消除了父女的隔阂。因弑父而破碎的感情重新凝聚,爱得以表达。我爱你,你就能感知到我。离家的坚决和孤独两种心理,转变为对家的眷恋和柔情。被感知,被看见,被关心,被眷恋,被爱,才会在心内形成自我的实体。任何虚弱,不真实的自我,太容易破灭,导致自我否定,焦虑,痛苦。
自我救赎,获得独立,传递爱的关系。这样就可以了吗?
还需要最后一步,超脱。 吉塔剪掉了长发,用新的姿态回到训练场。 教练
为了在,19届英联邦运动会上获得三枚奖牌,让吉塔减重,避开经常失败的55公斤级,参加51公斤级。
马哈维亚为了争取女儿参加55攻击级的比赛,获得世界冠军。年老的父亲马哈维亚启程去Patiala,利用凌晨时间训练吉塔,帮她增重。教练发现后,要将吉塔巴比塔驱逐出国家队。马哈维亚以父亲的身份,帮两姐妹抵挡住压力,向委员会求情。最终获得了55公斤级的比赛权利。
比赛时,吉塔抛开自私教练的命令,运用父亲的策略打败了世界冠军级别的选手。赛场上,有父亲的守护和鼓励,她战无不胜。
总决赛上,她遇到曾经打败过她两次对手。她问:“明天有什么策略吗?爸爸?”
“孩子,明天的策略只有一个,你必须要让人们记住你。如果你只得到了银牌不久你就会被人遗忘,如果你得到了金牌,你就会变成一个榜样。一个非常好的榜样。孩子们将永远记住你。明天你如果赢了,你将不会孤单。无数个女孩将跟你联合起来,反抗那些歧视女性的人。反抗只能做家族,反抗从小就开始订婚。你的对手不是Angelina,你是在跟所有歧视女性的人战斗!”
马哈维亚的超我已经觉醒。从一个父权主义者,演变成男女平等的卫道士。从被女儿打败开始。一个人的思考目标与所处的环境地位高度有关。马哈维亚能够实现自我蜕变,并打算改变印度女性命运,归功于他与女儿有这个可能。
为了报复马哈维亚,让他无法参与女儿实现梦想的过程,教练命人将马哈维亚骗到储物间,将他锁起来。
赛场上,吉塔比分落后,时间也仅剩不多。影片中最后的一次父爱对话体现在吉塔脑中出现。
一个威严的姿态,一种强势命令的口吻,一个居高临下的男人和一个悬浮物水中的无助小孩。
在父亲帮助下,吉塔所向披靡。在父亲的帮助下,吉塔重新找回状态,进入世界性比赛决赛。她的父爱从未缺席。现在是完成真正独立的时候了。没有父亲亲临现场的出谋划策,靠自己完成超难五分后摔。
亲爱的爸爸,你看了吗?我成功了。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帮助,我爱你爸爸!
吉塔取下奖牌,马哈维亚完善了残缺的人生。他将奖牌轻轻地为吉塔重新戴上,像一个真正的颁奖仪式。这个仪式,是严肃不闪表达的父亲对子女亲口认同。意味着吉塔真正独立了。
为什么说这是一部优秀的父爱主题电影?因为深刻!父爱怎么表达?天冷了加衣,没钱了打钱,不远千里送温暖?这些只是父爱的表现。一部优秀的电影,必然会从人性深处去剖析人设,剧情上处处体现人与人之间深层的情感矛盾。说这是一部心理学电影也不为过。

影片中的剧情设置也十分巧妙,通过两个女儿的一次次转变,来诉说女性背后的心酸。当新娘劝说她们时,女儿们坐在床上,而新娘则在地上,预示着新娘以后悲惨的命运,同时女儿们拥有了希望。婚礼时的绚丽多彩,快镜头的来回切换,人们在打闹歌舞报以祝福,与人群中的新娘形成了鲜明对比,新娘说话时的面部特色,声画同步,表达了新娘悲痛的神情,也揭露了印度男权社会下被压迫的女性悲剧式的命运。女儿们完成了第一次转变,开始选择属于自己的人生。大女儿吉塔在国家队的转变也值得一提,她开始留起长发,不务正业,也反映了印度的人文主义的腐化之风,但最终吉塔输掉了比赛,在黑暗的色调下与父亲通电话,突出人物的心情,将观众带入情节中感受那份父母温情,同时剧情推入最后一个高潮。教练这一形象的设置,是在为父母之间的温暖作阻碍,使电影达到艺术审美价值。

    《摔跤吧,爸爸》讲述的是一位因为生活所迫放弃了自己理想的父亲马哈维亚,为了实现自己代表印度获得摔跤世界冠军的梦想,严苛地训练两个天赋初露的女儿,最终帮助女儿在英联邦运动会上夺得冠军的故事。故事非常励志,尤其是在印度女性地位低下的大背景下,更显得激励人心。
回到我立论的前提,我们讨论的究竟是电影本身,还是电影的现实意义?如果是前者,这部电影的确存在着无处不在的男权主义色彩。
    首先,电影中,马哈维亚为了自己实现自己的梦想,不顾两个女儿的感受,苛刻的训练本身,就是一种父权至上(男权主义的化身)的现实投射。有人会说,马哈维亚和妻子有一年之约,拿着这点说马哈维亚并非男权。我们需要明白,行为的性质和行为的范围没有必然的关系。一年之约并不能否认一年之中的行为就不是一种男权,况且,电影也没有说,一年之约到后,如果两个女儿仍然反对,马哈维亚是否会继续坚持。
    第二,电影中,那位14岁的新娘亲口说出,她羡慕马哈维亚的两个女儿吉塔和巴比塔,因为她们的父亲训练她们,让她们获得了自身价值的其他可能性,不用将终生毁在相夫教子的日常生活中。
这一点成为了很多网友,支持马哈维亚,并否认男权的有力证据。我想说的是,马哈维亚训练两个女儿的目的,自始至终都是为了一个世界冠军,他从来没有,也没有表现出,他是为了让自己的两个女儿远离印度女性的糟糕处境,只不过,他在实现自己目的的过程中,客观上造成了拯救两个女儿的效果。目的和效果并不具有同一性。相反,我们可以看到这部片子的导演,对于电影深层次话语运用的不足之处,如果电影镜头明确表示,马哈维亚训练两个女儿,不仅仅是为了冠军,还为了解放两个女儿,电影的深意就会丰满很多。
    第三,电影中,吉塔进入国家队后,青春期的女孩子爱美,向往自由的生活(吃薯条,涂指甲油,留长发),事实上,女性自然而然的爱美之心,正是女性意识觉醒的重要一步。这些,让马哈维亚很不高兴,更重要的是,当吉塔表现出挑战自己的权威(认为父亲的训练方式落伍了,将父亲打倒在地),马哈维亚表现出的那种伤心和质疑,将男权体现得淋漓尽致。
尤其,当吉塔给马哈维亚打电话,承认自己错了的时候,马哈维亚的慈父情结更将男权主义的虚伪表现出来。我所担心的是,反抗之下的男权主义并不可怕,反而是,那些被压迫的人从内心认同这种男权的行为,更显得让人绝望。吉塔剪掉了长发,认同了父亲。
    第四,电影最后,吉塔和澳大利亚摔跤手的最后一战,父亲被骗到一间屋子被关起来,缺席了吉塔比赛的过程,很多网友认为这是电影想通过男权的缺席,来解构男权。我相信,导演的确有这方面的考虑,但是,最后当父亲出现的时候,吉塔的那种表现,那种想得到父亲认可的眼神,深深地、坚定地显示了,当一个人从内心认同了别人对自己的期望,不惜放弃自己的自由选择的愿望,这种行为本身太可怕了。
    当然,影片中,父亲说过一句话,他觉得自己对两个女儿有些过分。这不足以解构这种男权话语,本身也缺乏说服力。
    一定有人会说,电影中,当吉塔和澳大利亚摔跤手最后一战之前,父女两人谈话,父亲说,吉塔的这一战并不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整个印度女性而战,自己胜了,也许印度女性就能通过摔跤甚至体育这项运动,获得一些解放的可能性。很多网友说,这一点上,电影超越了男权的范畴,是为了现实。
    这就是我要说的,当我们讨论的前提,从现实出发的时候,这部电影的确有它非常励志的部分。

《摔跤吧!爸爸》是朋友昨天推荐去看的,他说,在关注女权意识方面,这是印度电影史上的一个飞跃。

   女儿也能练摔跤的转变:
   然而,一次马哈维亚回家,发现她的两个女儿吉塔和巴比塔竟然把两个男生打得鼻青脸肿。意外的事件,却让马哈维亚开始兴奋起来,因为他发现,他竟可以从女儿身上重新找回被搁置的梦想。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要叫我金哥哥思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谁说女子不如男”南北朝时期的女将军花木兰,替父从军,血战沙场;一代女皇武则天,开创中国第一女皇帝的先河,在中国涌现出的各种女性典范都是在同这世俗眼光作斗争。恰巧与吉塔和巴比塔身上散发的女性光辉十分相像,女权主义将印度的野百合们,点亮开放。

图片 2

于是买了票,以为电影配音会是印地语,所以当阿米尔•汗饰演的马哈维亚开口的那一瞬间,我心里落差很大,有些许失望,总觉得外文电影配上国语缺了点原汁原味。

  对待女儿的残忍:
  马哈维亚开始训练吉塔和巴比塔,让她们每天5点起床练习,给她们穿男孩的服装,找男孩跟她们对练,当她们提出因为训练很久没有洗头的时候,竟把她们的长发剪成了短发。这一切在村里的人看来都是那么不可思议。马哈维亚却从不以为然,这让吉塔和巴比塔觉得父亲太残忍。她们从被迫训练到抵触训练。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卡西莫多~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首先,电影中,那位14岁的新娘的话,她羡慕马哈维亚的两个女儿吉塔和巴比塔,她们不用将终生毁在相夫教子的日常生活中。吉塔和巴比塔也的确做到了,她们拿到了很多冠军,有可能会在家庭生活中获得一些话语权。注意我所说的是有可能。因为,当吉塔和巴比塔回归家庭的时候和对面的那个男人,是否能,她们能够拥有平等的话语权,这些都不得而知。
    其次,电影中当吉塔最后一战的时候,她的一位乡亲带着两个女儿来看比赛,以及看台上越来越多的女性,这本身就有一种女性崛起的象征意味。但这还远远不够,吉塔必须获得一个冠军,亚军都不行。从侧面影射了印度女性真实处境的糟糕至极。
    所以,从现实出发,吉塔的成功的确能够激励更多的女性崛起,吊诡的是,这种成功来源于认同父亲的梦想,认同于父权(男权)的施压。
     影片的出发点是为了激励女性,激励女性争取自己的社会地位,但却是通过一个男性父权,为了实现自己的冠军梦而实现的。这就是现实的吊诡之处,我们通过反抗我们所反抗的而来达到反抗的目的,简而言之,就是一种与以暴制暴类似的思维逻辑。无论是从电影本身出发,还是从现实出发,这都是我们需要反思的。
    首先,作为一个男性,我本身就厌恶男权主义倾向。因为男权主义本身让一些男人获利的同时,它也无时不刻在威胁着所有的人,包括男性在内。男权主义的本质是一种暴力,它倾向于和其他极权政治、丛林法则媾和,成为一种新的法西斯行径。
其次,对于以对抗男权主义为核心的女权运动(非女性主义),我也不敢苟同。因为,反抗暴力的行为本身就是一种暴力。反抗的最终结果就是沦为暴力的工具。
    关于女权主义,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论题。我不准备在这里展开。我想说的是,就现实世界而言,我们不能漠视女性在这个男性话语主导的时代,尤其是印度女性的真实遭遇(很多时候,我们都是通过有限的渠道,了解到的,对此,我表示一丝谨慎)。我们不能任由男权话语对于女性个体的欺凌和支配,但也不能成为反男权主义的教唆者和被教唆者。我们能做到的就是,让女性从内心深处意识到,他们和对面的那群人是一样的,拥有平等的话语权。当女性意识觉醒的时候,我们应该给予他们自由选择的机会,而不是告诉她,她们应该拥有什么样的生活。
http://www.Legitfoodtrip.com ,    现实告诉我们的一定比电影要多,要沉重,要深刻。
    最后,无论从电影出发也好,从现实出发也好。毕竟电影作为一种文本,一经产生,就与创作这种文本的作者们无关了,就具有了多重解读的可能性。

但是事实证明一部好的影片不仅是超地域的,它也是超语言的。当马哈维亚帅气地脱掉格子外套,露出八块腹肌,轻轻松松打败俄罗斯磅级冠军的时候,我的关注点已悄然从语言纠结转移到了精彩剧情上。

   女儿主动训练的转变:
   吉塔和巴比塔抵触训练的高潮是和村民们一起又找回女孩的感觉载歌载舞,却被父亲马哈维亚的一个巴掌扇回了现实。当她们开始痛恨父亲的时候,却被另外一个小女孩的一句话点醒:我倒希望有这样的父亲,不至于让我随波逐流,长大了洗衣烧菜,而你们却能把我自己的人生。吉塔和巴比塔这才了解马哈维亚顶着世俗的眼光和巨大的压力,都是在为她们的将来着想。从此,女儿再不用马哈维亚催促,开始主动参加训练。

图片 3

年轻的马哈维亚因为生活所迫放弃了摔跤梦想后,开始寄希望于怀孕的妻子,希望能生一个儿子,来完成他的梦想。只是,天意弄人,妻子一连四胎生的都是女儿。马哈维亚从一开始的壮志满酬渐渐变的意兴阑珊起来,默默收起了过往的荣誉,不再提及梦想。

  实力验证,勇夺全国冠军:
  吉塔和巴比塔经过辛苦的练习,在印度社会重男轻女的世俗眼光下,一步步创造着奇迹。她们在摔跤场上打败了一个个男孩,获得了信心,哪怕一次失败,她们也会难受的彻夜不眠,强大的好胜心和毅力让她们进步神速,直到吉塔和巴比塔慢慢长大,
相继成为全国冠军,为此付出全部心血的马哈维亚也慢慢老去。

© 本文版权归作者  Va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http://www.andhechandLer.com ,在这一段中,我最为感动的是当妻子对马哈维亚说,很抱歉,我没能为你生一个儿子时,马哈维亚则反过来安慰妻子说,这不是你的错。在男尊女卑,把女人当成生育工具的印度,这已然是一种进步了。

  国家队的荣耀?
http://www.shrmsymposium.com ,  吉塔先一步成为全国冠军,进入国家体育学院,接受国家级教练的指导。在那里,教练让她们忘掉所有以前的学习,全权听从他的指导。在那里,吉塔开始变得随意,开始关注自己的青春,开始在被打败后变得漫不经心。而在一次放假回家后吗,年老的马哈维亚决定以身挑战,让吉塔明白,这样的训练让她已经失去了斗志,结果,马哈维亚因为年老败在吉塔手下。这让还在接受父亲训练的巴比塔开始对姐姐的做法产生不满。

渐渐长大的吉塔和巴比塔跟男孩们打架,男孩们的家长带着鼻青脸肿的孩子来讨说法,马哈维亚却由此发现两个女儿的摔跤天赋,于是梦想之火重新燃起,对女儿们的魔鬼训练正式开始。

  吉塔的转变
  果不出然,吉塔未能在世界赛上取得任何成绩,多次的一轮游让教练放弃了吉塔,让她减轻体重去参加低一级别的赛事。当吉塔在世界赛失意的同时,巴比塔却在国内赛上顺风顺水拿到了全国冠军,像吉塔那样走进了体育学院。比赛的失利,教练的轻言放弃,妹妹带来的父亲式的信心让吉塔开始认识了自己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