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娃和田小娥的爱情:没有想到相爱那么难

黑娃终于遇到田小娥了,两个苦命的人,终于要在一起了。

1、守护者白嘉轩
白嘉轩有着特别朴素的愿望,作好一族之长,管好全族之人。所以一开始就问白秉德怎么去当好族长,遇到难题就去请教朱先生。偏偏朱先生,是敢孤身闯清兵大营的人,教白嘉轩的也都是为民考虑的圣人行为。教给了白嘉轩以德报怨,却没说下一句是何以报德。朱先生是传道者,而白嘉轩作为守护者,终其一生始终践行着已然形成的社会规则。在白鹿原上,白嘉轩是让人信服的,有着独特的凝聚力,对于村民来说,只要他站在那,心里就能踏实下来。
但是白嘉轩似乎没想过,那些不可撼动的社会规则就是正确的吗?白鹿原真的就离不开一个白嘉轩吗?没有了白嘉轩,白鹿原也就不会种罂粟,后来也不会被土匪威胁。白嘉轩之所以原谅石头,除了石头仅仅出卖白嘉轩和鹿子霖两个人以外,会不会有自责的成分呢?也许没有了白嘉轩,白鹿原还是会子子孙孙的传递下去。
白嘉轩为挺起他的腰杆,在意自己的脸面甚过感情,以至于看起来,他没有了作为人的感情。大饥荒那年,鹿三要走,白嘉轩第一反应是,他又要陷我于不仁不义。白嘉轩不能不在乎的传统的看法和他人的说道。鹿子霖对鹿兆鹏说过,谁家没点那事呢。白嘉轩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而田小娥是被挂着奸夫淫妇的牌子游街的,接受她相当于掀开了遮羞布,所以他绝对不能容下田小娥。
在对人对事方面,白嘉轩是自相矛盾的。用父父子子的传统来要求孝文孝武,却让鹿三黑娃在前院吃饭。
在教育上,白嘉轩可以说是相当失败的,也间接导致了最后悲剧的发生。

图片 1

一边看一边说说。因为没看过原著,只是一点点小东西。

   
我一直在追热播的电视剧白鹿原。原著二十多年前读过,无论是书中的还是剧里的这几个女性形象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仙草,田小娥,冷秋月。她们的故事,分别代表了那个时代三种际遇下的不同命运。

一个是出来打短工的麦客,一个是不被当人的小妾,在合适的场合相遇,逐渐擦出了火花。

对白孝文几乎没有引导,只有命令和管教。白孝文如果做得好,不过是理所当然,是祖宗佑护。而一旦白孝文做错了,轻则甩冷脸,重则孝文就是心里不干净,再者就是家门不幸,不再相认。
白孝武感受最多的就是忽视吧。白灵得了瘟疫病倒,白嘉轩和孝武担心得跑过去,白嘉轩对昏迷的白灵说,你要有个三长两短,咱白家就没人了。这是在孝武刚告诉他秋水怀孕之后,接着孝武就离开了白灵的床边,默默得蹲在一边。
可以说,白嘉轩对儿子的态度,就是一个极端父权主义者。儿子是传宗接代的工具,是光宗耀祖的脸面,是自己的私有财产。孝文的娶亲不过是为了找一个会扎花的年轻女人,孝文重回祠堂的条件是把黑娃放了,孝文和田小娥通奸被发现后,白嘉轩用了弃置多年,几乎能打死人的宗祠族法。
对白灵又是极端的宠爱,在女儿面前,所有的小事都是可以妥协的,白灵哭闹一下就带她去西安,而对本来说好了的孝文冷着脸。大事上也是无视封建礼教。不裹小脚,送女儿去学堂,任由女儿自己退亲。
鹿三死前对白嘉轩说,他早不认黑娃了,就像白嘉轩不认孝文。不同的是,鹿三说不认黑娃就再也不认同。不管黑娃当上了土匪,亦或鹿兆前成为了营长,都和鹿三无关。而白嘉轩,在孝文落魄堕落的时候不管不顾,一有事情就用义正严辞得口气去命令在县里当官了的孝文。
这部剧里,没看出白嘉轩半点父亲的感情,没履行过任何父亲的义务,一直都是要求与索取。白嘉轩活到最后,有一丝丝悲哀。白嘉轩问给他洗脚的孝武,什么时候把鹿子霖撺掇田小娥的事情告诉了白孝文,听到了回答后一脚踢翻了洗脚盆,而孝武只是一脸忿懑地离开了。他让当了县长的白孝文放了鹿兆谦的时候,白孝文的嘴里只剩下了满口的官话。到了最后,两个儿子都没有从心底里钦佩他,对白嘉轩也只报以礼教。
2、白孝文、黑娃和田小娥
白孝文是一个悲剧式的人物。父爱长期的缺失,甚至可以说,白嘉轩一直瞧不上白孝文。抓到黑娃的时候,白孝文说你怎么舍得把小娥一个人留在窑子里。和他一起堕落,互相取暖的小娥,却在当晚知道一切只是计谋,只是对白嘉轩的打脸。
年幼的白孝文把黑娃偷进祠堂的事告诉白嘉轩,被他爸说了。后来,被白兴儿威胁,没供出白兴儿就是那个偷钱的人,又被他爸训了。在一个人生观逐渐形成的时期,白孝文得到的只是父亲的否定,而不是引导。
因为白兴儿的事,白孝文又被徐先生罚站,被陌生人因为社会准则而处罚,母亲无能为力,父亲在一旁袖手旁观,这对于孩子来说,除了羞耻感,还有深深的无助和恐惧。偏偏孝文从小就腿软,不硬气,和黑娃兆鹏一起偷看祠堂被吓到尿裤子。
前期的白孝文是社会规则严格的遵守者,努力地作好长子,试图去作未来的族长,并且对因为社会规则产生的优越感而沾沾自喜。小时候的孝文就说女孩子怎么可以不裹脚,会把自己和黑娃划分开来。而这一点,又像极了他们的老师——徐先生。相比较于通透的朱先生,徐先生更多的是卫道者的角色,鹿三把黑娃送到徐先生的学堂的时候,徐先生流露出了鄙夷和优越的神情。而打击白孝文的是,当上校长的鹿兆鹏,闹农协的黑娃,不仅让他的优越感渐渐丧失,甚至在房事上被管教的时候,被有事而来的鹿兆鹏撞上,屈辱随之遍布全身。白灵对孝文的评价就是,一直戴着面具,一直用传统来压抑自己。
后来,白孝文从规则的遵守者到利用者,表面上的重新做人,内心深处却再也没有认同,只看个人利益。白嘉轩对白孝文说他不适合当官,因为心不诚。白孝文说,这当官,不是做给上面人看,就是做给下面人看,白嘉轩说,别演到后来,把自己给骗了。但是,我却想到,黑娃刚带着田小娥回到白鹿原的时候,白孝文对白嘉轩说黑娃的不好。白嘉轩的第一反应是不能再说了,被鹿三听到是不好的。他没有教白孝文去寻找黑娃好的方面,只是因为不能被鹿三听到所以三缄其口。我想,白孝文成为一个伪善隐忍的人,与白嘉轩的教育也是不无关系。
和白孝文形成对比的是黑娃,因为同一个女人,两个人走向了两个方向。
黑娃最清晰的就是一身的反骨。这反骨是什么时候长的?也许是白嘉轩闹交农让鹿三去送鸡毛信的那个晚上,也许是看到鹿三对白嘉轩下跪的瞬间。所以黑娃做的最多的,就是忘恩负义的事。因为不能一直吃到冰糖,扔掉了鹿兆鹏给他的水晶饼;武举人救了快要饿死的麦客黑娃,他却睡了武举人的小老婆;白嘉轩送他上学堂,入宗祠,他却打折了白嘉轩的腰。因为地主们对他再好,于黑娃来说,也只是像牲口一般被施舍和给予,甚至没有拒绝的权利。
而后来,黑娃说以前的自己不是人,他终于学着做好人,在我看来也就是认同了社会规则。没有了反骨的黑娃,其实也就死了。
而白孝文却再也没有认同规则,他利用规则,玩弄人心。所以最后,白嘉轩为了救黑娃,甚至可以牺牲孝文。
因为徐先生说年幼的孝文心里不干净,日后白嘉轩罚白孝文的时候,仙草插手要管,白嘉轩总是一句,你儿子心里不干净。
想起鹿三对白嘉轩说,你之前不让田小娥进祠堂,我还觉得你咋那狠心呢,但是后来才知道她就是个祸害。
徐先生学堂的第一句就是,人之初,性本善。但是我们多少人,又能不戴着有色眼镜和既有的观念去看待他人呢。就像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一定把他人逼到无可奈何只能出卖肉体的境地,然后嘲笑着说,她就是这样的人。
3、鹿兆鹏与冷秋月 作为革命先驱者的鹿兆鹏,最对不起的就是家人。
让仍然深爱着前女友的兆海,毫无预兆的看到了怀着兆鹏孩子的白灵。鹿兆海歇斯底里得问鹿兆鹏,你爱她吗。鹿兆鹏只回答,我们是认真的。那么认真得交往,好好过日子。真的是爱情吗?还是能够互相取暖吧,志同道合,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呢?
鹿兆鹏知道鹿子霖进了监狱,只跟黑娃说了两句,然后话锋一转,不谈家事了。于是鹿子霖在监狱一关就是三年,而鹿兆鹏也再没有为鹿子霖奔走。
鹿兆鹏与冷秋月的关系,有鲁迅与朱安的影子,就连成亲的流程,也与他俩甚为相似。不同于鲁迅的是,鹿兆鹏没有试图去理解底层人民的守旧。一开始回到白鹿原当校长,鹿兆鹏就表明了无力改变白鹿原的鄙夷,面对冷秋月的死心塌地贤良淑德,鹿兆鹏没有试图去理解她的处境和立场,对冷秋月想要的立足之地嗤之以鼻,高高在上得觉得秋月是愚昧而可悲的。
鹿兆鹏靠着理想和信念,努力创造一个新世界,却在无形中,作了旧社会的脍子手。

黑娃,他应该被称为鹿兆谦,白鹿原青年五俊中,前两篇写白家兄弟,后两篇写鹿家兄弟,黑娃在中间,特别存在的一位。

前面十几集还略平淡,没有看到能让我特别难受的地方。就是白家奶奶非要给白灵缠足让我想到了一点点。其实看到白奶奶咬牙切齿甚至把她藏起来也要给她缠足的时候。我真的是看得拍桌子啊。你能说白奶奶错了吗?只是在她的认知里不缠足就等于嫁不出去,没人要。幸好结局是白灵胜利了,这是白灵第一次与封建社会斗争的胜利。也是她意识觉醒的开始。特别是看到姑姑生孩子时候的痛苦,她开始问为什么哥哥不用缠足不用生娃?开始说,我也要读书。这孩子注定是要和封建思想做斗争的。后来想想,她要是没个那么宠她的爹她最后也只能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场,可是又想了一下,她要是没个那么宠她的爹她最后只会变成和冷秋月一样的女子。

 
仙草,姓吴。是白嘉轩娶的第七个媳妇,不仅为白家完成了传宗接代的任务,更赢得了在白家的地位和丈夫白嘉轩的爱,所以在故事里她是一个成功的女人,幸运的女人,更是幸福的女人。她从山里的殷实之家嫁入白家,尽管电视剧改动为破落户。她识大体懂礼数,勤快善良,孝敬公婆帮衬丈夫疼爱子女,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她的形象是中国古今社会中公认的好媳妇、好妻子、好母亲。

套用现在的话,刚开始只是走肾,没想到后来走了心。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赖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论出身,黑娃不敌白鹿两家兄弟,但英雄从来不论出处,黑娃一直在改变自己的命运。

鹿兆鹏在祠堂面前对白灵说,祠堂,父母哪一座不是压着我他的大山。当时听到我都开始心疼起他来了。鹿兆鹏有知识有理想,他是新学教育下心怀祖国有志气的年轻人。只是家庭给他的禁锢太大了。当我看到他迫于家庭的压力娶了冷秋月时,我还心怀侥幸可能还跟言情小说似的娶了才发现对方的好。可是我错了,彻彻底底的错了。冷秋月是封建思想教育出来的好媳妇,她漂亮,勤劳能干,还爱着鹿兆鹏。可是她的格局太小了,她只知道过日子生孩子,遵守三从四德。每当鹿兆鹏打开心扉想和她交流的时候,她就只会在旁边说:我只知道我想给鹿家生个大胖小子,你是个做大事的人,我会在家里侍奉公婆等你回来。鹿兆鹏是负心汉吗?是不负责任吗?他不想娶家里安排的人但又拗不过家里,他有过反抗但最后还是妥协了。这妥协不光是鹿兆鹏的妥协,也是鹿兆鹏一人之力反抗封建势力的失败。是冷秋月的错吗?更不是,她根本没机会接触到鹿兆鹏接触的世界她根本就不懂反抗。特别是看到冷秋月半夜被村里的人占了便宜,她全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明明她是受害者,但在她的世界里在白鹿原所有人的眼里这却是见不得人的,是不能传出去的。冷秋月局限在自己的世界,也不知道去接近鹿兆鹏的内心。他两个的结合注定是个悲剧。突然就想到了鲁迅,想到了孙中山。他们又何尝不是受害者。又突然想到了王阳明,他的知行合一。鹿兆鹏小时候整天念叨阳明心学,但他大了也一样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田小娥,是故事中经历最曲折的女人。她被贪财的秀才父亲卖给一位老举人为妾,遭受百般非人凌辱,继而因情欲的涌动诱惑年轻强壮的麦客黑娃,被老举人发现,游街示众羞辱后扔回娘家,黑娃爱慕她,携她回到白鹿原上的家。天真的她想着和黑娃在原上开始新生活,男耕女织,靠黑娃的苦干、她的巧手活出个样儿来。她的风姿绰约、她的来路不明不为原上的人所容,入不了族里的祠堂,原上无论女人还是男人、家人还是外人都视她为异类。直到最终揭穿她的底細,更是成了原上所有人眼中的荡妇。但是因为有黑娃的爱,即便被逐出家住在村外破窑她还是不怕,坚信她的日子会好,会入祠堂。革命的风云吹入了原上,她和黑娃都成云了革命的风云人物,她想着她和黑娃真的是换个不同于原上的活法了,她再也不用被旁人讥笑来路不明不守妇道,不能入祠堂。随着革命形势的急转直下,她的命运也曲折多舛。黑娃亡命无音信,她的悲剧进一步上演。为黑娃她哀求乡约鹿子霖没想到落入他的陷阱,遭玩弄成泄欲工具,受蛊惑勾引族长儿子白孝文成鹿子霖报复白家的棋子。白孝文为她不惜一切完全沦为原上所有人的笑柄,成为家族的耻辱。田小娥以为白孝文是他的依靠就如同当初她认定的黑娃那样,可是悲剧又重新上演。白孝文和黑娃一样去忙男人的正经事了,即便他们都知道她处于怎样危险的境地!如果没有鹿三把她刺死,她肯定也是死。田小娥作为女人的每一个人生关键点注定了她的悲剧,她的所作所为触犯那个时代对一个良家女人的所有标准。

只是没有想到走了心后,后面的路还是会那么艰难。
 
在同样的时间里,白灵灵跟鹿兆海在西安城里也相恋了,跟这两个人相比,黑娃跟田小娥的爱情要艰难的多,摆在这对苦命鸳鸯的面前是一道又一道坎。

黑娃从少时就在想,为什么父亲鹿三的腰杆没有白嘉轩的腰杆那么硬,他讨厌生活在白家,讨厌父亲是长工,他觉得自己比同龄孩子底一等,少时的黑娃自尊心有多强!

看到四十三集,妈蛋,我真的要被气死了。感觉白鹿原里面最出彩的两个女人一个白灵,另一个就是田小娥。比较起来我还是更喜欢田小娥,当听到田小娥对白灵说:你就是我做梦都想成为的那种人。真的好心疼她啊。

 
冷秋月,原上有头有脸的郎中的冷先生的大女儿,鹿家大儿子鹿兆鹏的媳妇。她知书达礼,孝敬公婆,苛守妇道,一心要为鹿家传宗接代。任凭公婆想尽法子要与鹿兆鹏行夫妻之实,却屡遭严拒。而对于丈夫从一开始就提出来的双方逃离原上共同开始新生活建议,坚决不接受,再对两人分开送她回娘家的提议更是以死相逼。她认定了从一而终,即便丈夫不爱她,她家庭的教育、她的认知决定了她嫁了丈夫就可以为夫家生儿育女。这正是她的悲剧,她象困在牢狱里绝望的死囚一样,面对那样一个完全异与她的丈夫,无论她怎样努力都是图劳。面对沒有光亮的、没有生气的日子,带着她永远都不能怀上孩子为夫家传宗接代的绝望,她只有疯或死。

在武举人家的小心翼翼偷情,发现后黑娃被打,扔下悬崖,田小娥也坏了名声,田小娥爹的吝啬,
白鹿原的族法。

虽然和白家两兄弟一起玩的时间较多,但黑娃却和鹿兆鹏玩的最要好,少时鹿兆鹏拿冰糖给他吃,甜到眼泪流出来,鹿兆鹏拿水晶饼给他,他却仍了,其实他知道鹿兆鹏是对他好,但怕鹿兆鹏对他的好像白孝文对他那样。

黑娃带着田小娥回白鹿原的时候白嘉轩不承认田小娥是族里人不让人进祠堂。
刘瞎子的军队来征粮,又把她当族里人交了两斗粮。白嘉轩和鹿兆鹏用计留下了粮分粮的时候只分给黑娃家一斗粮,只是因为田小娥不是族里人。黑娃因为农协的事逃走了,明明田小娥什么都不懂却抓了她扒了她的裤子。田福贤对白嘉轩说:反正她不是族里人。田小娥半夜被人闯门差点被强暴,明明田小娥什么都没做错却把她抓了去。说好成年族人用家法,明明不拿她当族里人,却打得田小娥都快晕了过去。反正永远都是不管什么事,族里的利益田小娥一分都沾不到,族里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往田小娥身上推。看白鹿原深深的让我觉得原来人这么恶心。

 

还好,黑娃遇到的是田小娥,田小娥遇到的是黑娃,爱情的力量,使得一路不离不弃的走了过来。

白嘉轩送黑娃到祠堂读书,黑娃不以为然,学不好,退学。

看到有评论说电视剧把白嘉轩改得太正义了,我看到白嘉轩对田小娥的事情我才觉得人真的都是复杂的。白嘉轩这人表面正义其实内里恶心。她心知肚明鹿子霖半夜跑去了田小娥的窑洞,他处理田小娥的事情眼睛始终是看着鹿子霖的。他假借族人闯田小娥的事情就是想确认鹿子霖的也进过田小娥的窑洞。他心里应该也是清楚的田小娥没做错过什么。白嘉轩骨子里其实是个自私自利到极点的人,他的心里只有他的族人,白鹿原上的人是人。其他人就不是人。为了他所谓的族人他什么都做得出来。特别是田小娥的事情上,他从来没为田小娥说过一句话,任凭族里人欺负田小娥。感觉在白嘉轩心里田小娥就是个工具,虽然他从没说过田小娥一句不好但他的对田小娥的冷漠利用田小娥抓鹿子霖辫子真的让人恶心。

在一集集的看的时候,反而越来越佩服田小娥。

http://www.nbnewstyle.com ,熬到成年之时,用力挣开束缚,离开白家成为一名麦客,在成为麦客不久后,黑娃已然知道,相比在外闯荡,在白家做长工太舒适了,但在白家没有他想要的自由和尊严,外出闯荡的日子虽苦,却自得其乐。

而田小娥呢?在这部戏中我感觉已经看到了她的结局:死亡,而且死得很惨。白鹿原上的人还都为她的死亡喝彩。她在这部戏中始终都是配角,她的存在也才成就了白嘉轩这个人物的自私与复杂。

她有她的无奈。

http://www.zhuangshizh.com ,后来在郭家熬活,遇到了影响他一生的女人田小娥,原始的野性转化成爆发的荷尔蒙,黑娃感受到了作为男人从未享受的欢愉,却也忘记的那个时代人们的道德标杆。

刚看发现居然要会员了,以前更的时候不要会员看了四十几集,现在居然都要会员了。前面被剪了那么多我都忍着好歹还是能看。不看了,心情都被破坏了。剧评也就是这样是个半成品了。

不管原来发生什么,她是身不由己,她爹和武举人不拿她当人看,一个是只看钱卖女儿,一个是把她当做玩物虐待,一旦她有机会逃离火坑,她自然会不惜一切的抓住机会,换做是谁都是一样。

东窗事发,田小娥被送回娘家,黑娃被害,通过强大的意志力活了过来,找到田小娥,通过一些手段得到田小娥父亲的首肯,此时的田小娥已不是谁的妾,是他黑娃的女人!

她也是幸运的,她抓到的不是一棵要把她带出火坑的稻草,而是真心要跟她过一辈子的男人。

两个人回到白鹿原,这个他曾用力挣脱束缚的地方,现在只想个父亲鹿三,和田小娥生活在一起,想让田小娥被人们所接纳,进祠堂,从前之事黑娃和田小娥不在乎,可白鹿原的人们却不干,他们不会接受一位有损“妇德”的女人进祠堂,父亲鹿三和族长白嘉轩更不会接纳她,只能做出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