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mgm集团霸王别姬|你站在万人中央,孤独得漂亮

        说好一辈子,少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算不得一辈子。
                                                                                                                            ——题记
      程蝶衣的从一而终 是那么的单纯 只是想一辈子当师哥的虞姬
师哥永远不知道为什么蝶衣会看到她搂着菊仙时会那么的愤怒 甚至骂她是臭婊子
直至最后程蝶衣死在了那把剑下 死在了自己面前的时候 一句“小豆子!”
他们再也回不到从前。
      当爱已成往事 谁还记得那个不疯魔不成活的程蝶衣 戏子无情?
我想是自古戏子终多情 一个男人把虞姬演到极致 一句“你是真虞姬 我是假霸王”
成就了两种悲剧
       “小尼姑年芳28,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我本是女娇蛾,又不是男儿身”小时候的蝶衣总是念成
我本是男儿身 又不是女娇娥 所以总遭到师傅的严打 他始终坚信自己是男儿身
直至被张公公猥亵后 他的人生 便开始发生改变
此后举手投足间都活在戏里那个虞姬中 当然
师哥演的霸王便是他这辈子最爱的人。 他不知道这种爱没有结局
只有无限的孤独与痛苦 他的眼里只有那个霸王 他不容许他喜欢别人
因为说好一辈子 少一年 一个月 一天 一个时辰 都不算。
“从一而终”是程蝶衣对爱情的残酷的信仰 更何况是同性
      他孤独 他寻不回霸王的爱 他迷上了大烟 沉醉于毒品带给他的短暂快乐
颓废于无尽的爱与思念
      到了文革时期 当年的角儿 沦落到被众人批斗 这无疑是最大讽刺
我们的京剧 成了毒品 搞文化艺术的都是不法分子
而整天跟着瞎喊瞎起哄的成了中国人每天必须参加的娱乐活动!!!
看着京剧被糟蹋 我想蝶衣早已是心字成灰了 终于他们苟且偷生的过了那十年
当虞姬霸王重回舞台排练时候 师哥说 我本是男儿郎 蝶衣接 又不是女娇娥
师哥说 错了 错了! 程蝶衣才终于恍悟 选择了 自杀
     最爱的两样 京剧毁了 霸王变了 生无可恋了
就是分不清楚什么时候是演戏,什么时候是生活,什么时候应该爱,什么时候应该放弃。哥哥何尝不是呢?!
      迷恋与背叛 程蝶衣的从一而终 是不容任何世俗践踏的 同性恋怎么了
那他妈才是真正的爱情 男女之间那都是生殖冲动 所以请大家尊重那些同性的人
他们的爱没有错 。
      哥哥 在天堂安好。

《霸王别姬》还有很多令人深思的情境,不同年龄看,心态感想各不同。但共同点是,这部电影值得一看。不能保证每个人都喜欢,但如果有耐心看完的,或多或少都会有所悟。

       一直听说哥哥的传奇,和这部《霸王别姬》的传奇,才进而相信这种众口一词,因为对于我的年龄来说,我走过的岁月里与“张国荣”的交集甚少,而且对于“霸王别姬”的理解仅限于字面以及历史的故事。然而这一天,十年了,这样的传奇故事和各种媒介已经在我的理念里将哥哥和MJ拉近,索性听了长这么大也没怎么听那么多的张国荣的音乐,接着拾起了这部传说中的《霸王别姬》。
       本以为《霸王别姬》是关于京剧的影片,而我对京剧有不太感冒,其实是没有那个水平来欣赏啦,所以一直觉得自己会看不下去这种影片,如今看了,这部电影在我心里的地位真的扎了根了,果然经典,封其“**之最”也不为过。
       电影是北洋–七七–抗日胜利–建国初期–文化大革命–革命后历经时代辉煌与磨难的,被叫做“下三滥”的戏子的人生。
       从我的理解,认为开始就是从一个小孩刚入此行“难寻自我”而后“难辨真我”的纠结人世。“难寻自我”是由进入戏班子开始,根本不知道这些都是什么,一切也都做得不好,完全不知道为窑姐的母亲硬是把自己塞到这里看什么,但也无可反抗,已是定局。此时维系自身的爱已不复存在,自然而然将这种情感寄托附于对自己关爱有加的师哥之上,甚至于依赖。之后的过程中,也是这位师哥在自己即将为生的京戏上起到了辅助的作用(严格说应有一半多的影响,其余源于师傅的“从一而终”)。
       而当对于师哥的依赖和开始对京戏的投入一并都融入到自身的生活时,“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一开始就慢慢被磨灭,进而“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深入精神,并伴随了一生,(当然师哥对于《思凡》的默背的“又错了”正好应景的成了蝶衣听到的师哥的最后一句话,为其导火索。)是自己对于真正取向和自身雌雄并不明了,但能肯定的是:和师哥唱一辈子《霸王别姬》,“差一年,一天,一个月,一个时辰都不是一辈子”。
       可以说程蝶衣是对师傅教诲的“从一而终”最好的诠释,而这样的“从一而终”所最需要的基本的是“霸王”这个人。而从这方面说呢,影片中的这出《霸王别姬》的故事也正是本片的故事,最后都是“霸王别姬,虞姬自刎”。整个故事,一切源于霸王,终于霸王,一切源于“师哥”,终于“师哥”。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绝美的爱恨纠葛的虞姬,一个“不疯魔不成活”从一而终的程蝶衣。一个近乎对自身写照的张国荣。
       看到了片中程蝶衣不明自我却表其真心的真实,那种真实正如霸王的虞姬,看到了本片“疯魔成活”饰演程蝶衣的真实,这种真实写照我们所熟知的张国荣。明白了为什么人说哥哥把程蝶衣演活了······
       “不疯魔不成活”,“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虞姬-程蝶衣-哥哥,戏里戏外,几近相似!最感动于我,莫过于三种“真实”:蝶衣“男儿郎女娇娥”难辨自我的真实;蝶衣所面现实的真实;哥哥的真实。
几乎未曾有的为我国电影深感骄傲的一部电影。一部理解于为何所有人爱哥哥的电影。

                                                         二OO六年十一月十八日

在段小楼背叛自己的时候,她满心绝望。一尺白菱,表达了她对这个世界,对段小楼的失望。

澳门mgm集团 1

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垓下歌》
   那是一段屈辱的历史,历史中浸透着深沉凝炼的文化;那是一场无奈的人生,人生上镌刻着刻骨铭心的情感。从军阀混战到抗日硝烟,从中华民国到十年文革,历史的车轮在他们身上辗过一辙又一辙。时空交错,政权交替,朝代更迭,而唯一不变的,是那戏台上的姹紫嫣红蝶蜂纷飞,还有那痴情戏子的古典迷梦与坚贞感情。
   相信看过这部电影的人无不为之震颤。震颤,为那个痴情于京剧痴情于他的师哥的程蝶衣;震颤,为那个戏里铮铮硬汉楚霸王戏外平庸实际爱喝花酒的段小楼;震颤,也为那个青楼风尘不落世俗敢想敢做的菊仙;震颤,却更为那段迭宕起伏波澜壮阔的历史和隐没在那段历史中的一场场悲欢离合。
   他是这出在人间已上演了千年的悲剧的主角,从楚汉之争一直演到文化大革命。他是青楼风尘女子的儿子,他是小豆子,他是名角程蝶衣,他是雌雄同体,他是“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的原形。而更重要的是,他是虞姬。
   他本身就是一个华丽的错误,他错误地出生在那个混乱的年代,他错误地成为男儿身。然而正是这一连串的错误成就了他凄绝美绝的一生。眉清目秀的他是戏班子里旦角的唯一人才,于是当别的孩子舞枪弄棒威风凛凛时他只能红唇粉墨伤春感怀。
   他喜欢他的师哥,起初只是弟弟喜欢哥哥那样的喜欢。因为师哥是整个戏班子里唯一疼他的人。师傅总是严厉甚至刻薄地对待他,打骂自然是家常便饭;其他孩子嫌他是青楼出生,遭白眼和讥讽自然也是随时随地。惟独师哥对他似乎有天生的亲近感,天冷了,师哥替他暖被窝;练功苦了,师哥宁愿自己受罚也要替他偷工减料。
   在戏里承认自己是女儿身对于是男孩子的他来说十分的难以接受,他甚至对此感到十分困惑。他的确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师傅却硬逼着他叹道:“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
   他老是唱错这句词,因为他的性别。为此他没少挨师傅的打,从手到背到屁股,全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板印和鞭痕。终于有一次,当他当着客人的面又一次唱错了《思凡》中这关键的一句,让整个戏班差点没钱过年时,他的师哥抡起师傅的烟斗便塞进了他的嘴里。
   “我叫你错!我叫你唱错!”血水与泪水伴着师哥的骂声刺穿了他的心。终于,他揩干了嘴角的血,缓缓含泪唱道:“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
    压力让他臣服,让他本成了“女娇娥”。
    不久,他与师哥粉墨登场首次演绎《霸王别姬》,在大太监的寿辰宴上博得满堂彩。也因为虞姬的身份,他不可自拔地爱上了威风凛凛的楚霸王——他的师哥。从此他认定,他要和师哥唱一辈子,为了他的信念,也为了师傅“从一而终”的教导。
    他的师哥也爱他,只是从始至终都只是哥哥对弟弟深沉而包容的爱。他对此也不抱怨,他只是默默地为师哥付出奉献着。甚至为了救师哥而带着满腔屈辱地去给日本人唱戏,虽然他也发现
“有个叫青木的日本人是懂戏的”。
    但是他的师哥毕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他爱的是女人,即使那个女人同样是一个花满楼的风尘女子。师哥和那个叫菊仙的女子荒唐地订婚又荒唐地结了婚,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那么的突然,措手不及。
   他是楚霸王戏里的虞姬,但菊仙,却是师哥一辈子的虞姬。戏对于他的师哥来说,只能是戏。
   此后,他开始疯狂地登台,并拒绝再与师哥同台。他从此只是醉酒消遣的贵妃娘娘,他从此只是牡丹亭痴痴寻梦的杜丽娘。虞姬,被他深深地埋在了心里。即使他们相约,“要演一辈子的《霸王别姬》,一辈子就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能算一辈子。”
   然而他还是妥协了,承认了师哥与菊仙的婚姻。即使嫉妒与怨恨从未在心中消逝。然而他却愿意默默承受,谁上虞姬爱的是霸王呢?霸王是虞姬的全部,而霸王除了虞姬还有那天下的大好河山呀!
   日月如梭,历史的年轮一转一转永不停歇慢慢滋长。他们的《霸王别姬》也从抗日战争的硝烟中唱到了新中国的红旗下。在这个过程中,他早痴痴地恋上了戏台子,他早就已经是那个闭月羞花的虞美人。
澳门mgm集团 ,   而文革对于他们来说,是一场摧毁了一切亲情爱情的灾难。在“打倒一切牛鬼蛇神”的口号中,他和他的霸王甚至还有菊仙一道跪在了地上。他心中早已打定了与师哥共患难的决心,然而师哥迫于压力,竟把他,他们坚守了一辈子的东西全都背叛了。
   霸王竟跪在地上背叛了虞姬!戏里的,生命里的,全背叛了。他成了人民眼里不折不扣的反革命,他终究无法用对京剧的执着与那个混乱的时代相抗争,因为连霸王都背叛了虞姬。
   师哥变了,因为时代变了。毕竟他的师哥不是霸王。而菊仙,也成为了这场错误政治运动无辜的牺牲者。
   一个红卫兵揪着他的师哥问:“你老婆以前是不是妓女?”
   他怯懦地回答:“是……”
   “那你爱不爱他?”红卫兵充满挑衅地看着他。
  “……”他的师哥沉默了,菊仙的心也凉了半截。
  “你爱不爱他?嗯?”红卫兵要开始抽他耳光。
  “不!不!我不爱她,我从来没爱过她!……我和她划清界限啦,我和她划清界限啦!”师哥竟然无耻地这么说着,还带呢脱灾的微笑。
   菊仙一尺白绫含恨而去,他也从此心灰意冷。
   此后十余年,虞姬再未见过他的霸王。……师哥,终归是一个平庸的男人。
   又一次重逢,还是为了演那一出《霸王别姬》。十余年沧桑而过,一切都成了如烟往事。然而这一切都是对他心理的蹂躏。面对重逢,虞姬终于又一次从霸王腰间拔出宝剑,毅然自刎。历史似乎永远在重复,千百年前的垓下,项羽惊讶地看着虞姬倒在自己面前;千百年后,段小楼惊讶地看着程蝶衣倒在自己面前。
   他演了一辈子戏,痴了一辈子人。搞得戏里戏外都是戏。
   他执着地传承着的中华文化的精髓,也执着于“从一而终”的深刻信仰。
   师哥戏里是霸王戏外是平庸的段小楼,他却戏里戏外都是痴情虞姬。
   然而,“虞姬终归免不了一死呀!”

菊仙,她聪明圆滑却有情有义。

最受欢迎的戏码,便是霸王别姬。二十二岁的生,十九岁的旦。

第一次登台,他的虞姬就演的出神入化。就是那个看戏的人,毁了他的一生。他进了那个门,真是一如此门深似海,回首已是百年身。

这本是戏里的台词,没想到却成了现实。文化大革命期间,段小楼被拉去批斗,在红卫兵的威逼下,他为了生存而选择背叛,先后背叛了他最亲的人:程蝶衣和菊仙。段小楼当众揭发程蝶衣的种种“罪名”,污蔑他是汉奸,在抗日战争期间,给日本堂会唱戏……随后,当着众人的面,承认菊仙是妓女,他说他根本没爱过菊仙,从此和她划清界限,一刀两断。并且亲手将蝶衣送给他的宝剑,当作“四旧”,仍入火堆,以示“清白”,从此加入阶级斗争的行列。讽刺的是,作为戏子的他,把国粹京剧贬得一文不值。程蝶衣被段小楼的话彻底激怒,绝望地嘶吼:呵,连你楚霸王都跪地求饶了,那京戏能不亡吗?看到良知彻底被泯灭的段小楼,程蝶衣此刻的信仰崩塌瓦解,因为京剧被糟蹋,戏痴如他,不疯魔不成活,就连戏班出身的段小楼都在否定他的人生,他亦何聊生。后来,菊仙把宝剑从火堆里捡起,亲手还给蝶衣,无言,对他笑了笑,便离开了。显然,菊仙比段小楼更清楚宝剑对蝶衣的意义,能理解他的人也只剩菊仙了。然而最后,菊仙身穿嫁衣,在屋内悬梁自尽。

“你忘了,我们是怎么唱红了的吗?不就凭了一句话吗?从一而终。”从一而终,那句话他走进去了就再也没出来了。

这是剧中出现次数最多的台词,他把自己活成虞姬是为此话,最后清醒回到现实亦是应了此话。最初出现在幼年程蝶衣(小名小豆子)唱“思凡”的一段戏文里,可原文是“小尼姑年方二八,……,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为此,被师傅一顿毒打,逼他改正,可他执意不改,因为深知自己是男儿身,无法接受性别转换。直到有一次他唱给梨园经理那爷听,又唱错了,气得那爷直摆头,一下子否定了他未来前程,可是小石头(幼年段小楼)冲到小豆子跟前,把一铜烟杆子塞到他嘴里,拼命狂搅,直到满口鲜血直流,他看着师哥,终于“说对”了。自此,他入戏了,从一而终的成了“女娇娥”。二十二年后,师兄二人再度同台演戏,程蝶衣又“唱错”了,被师哥取笑他又忘了,可是段小楼却不知他终于走出了戏里的角色,认清了自己是男儿郎的身份,最终他穿着虞姬的戏服,画着虞姬的装束,以虞姬的方式结束了自己。

那时候他还不叫程蝶衣,他也还不是段小楼。他们只是平凡的孩子,在梨园里饱受折磨。那时候他叫小石头,他叫小豆子。

打倒“四人帮”后,政治肃清,师兄二人再次同台演出。对于剧中的结局,程蝶衣选择自杀的原因各有说法。认为他死得可悲,但这也是他终结自己最完美的方式了,虽然可惜当却无可奈何。死亡不是失去生命,而是走出时间。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台上他是楚霸王。为他,他穿上了戏服咿咿呀呀,戏台上的他叫做虞姬。

春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永远的程蝶衣,永远的张国荣,致敬经典。

“就让我跟你好好唱一辈子戏。说好的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差一天,差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看到这里我彻底崩溃了,他的脸上又在画脸谱,可是妆未全。他是程蝶衣,他是段小楼,他入戏未出,他却自始至终都是假霸王,段小楼。

成年后,段小楼和程蝶衣成了名角儿。段小楼在青楼艳遇头牌菊仙(巩俐饰),上演了一场“英雄救美”,自此段小楼和程蝶衣的人生轨迹开始渐渐背离。程蝶衣断然料到菊仙的到来是横在他和段小楼之间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在梳妆台前,他望着他的师哥,眼神充满依恋地说,我们说好的,要在一起唱一辈子戏。段小楼笑话他,这不都唱了半辈子了么?蝶衣瞬间生气,怒嚷:“不行!说好了一辈子,少一年,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程蝶衣的话坚定而固执,纯粹地想就这么唱戏唱一辈子,可段小楼并不是,他知道戏终究是戏,现实是尽管蝶衣再反对,他定要娶菊仙为妻。当然,程蝶衣无法接受,因为项王是和虞姬在一起的,最后就算死他们也要一起死。戏里戏外,师哥都是楚霸王,他是虞姬,唯一的虞姬。小楼订婚当晚,大雨,他拿着宝剑,扔到醉的不省人事的小楼怀里,小楼摸了摸剑,只说了句:好剑。可他却忘了幼时对蝶衣说的话,“楚霸王要是有这把剑,你早就是正宫娘娘了。”这把剑,对蝶衣来说是承诺,然而许诺人却称此是戏言罢。新婚当晚,蝶衣留下一句话:从今往后,你演你的,我演我的。他说出这句话难受得要命,段小楼却全然不知蝶衣为何如此生气。对他而言,师哥是他的一辈子,然而,师哥虽极讲义气,却把他当戏子。

蝶衣入狱的时候袁四爷的表现真的很让我失望,我以为他和蝶衣至少是知己。我记得他对蝶衣说的那句话,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最后他离开才是最让我绝望的,知己一词他不配。

02

这一生他惟愿,一直都在戏里与他情深似海,深情对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