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渤的乌托邦

每个人的观感都不一样,不用跟风也不用非说好或者不好,我只说自己的观感。这次很直面的感觉就是黄渤第一次作为一个新人导演是用了心的,没有交出一坨屎来忽悠观众,而是建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乌托邦,在一个无人岛上历经了人类社会发展史。

赶在下映前把渤哥的「一出好戏」给看了,走出电影院一身冷汗,真真是一出好戏。

没看《一出好戏》之前,以为这个片子会是一个纯天然的旅行喜剧,孤岛冒险,然后齐心协力,喜洋洋,合家欢,走出困境大团圆。

片中处处都是经济学原理和对当今社会的写实,很中国式但是也很震撼人,片中各种人物很完美的呈现了现今不同的社会性格或者说中国独有的国民性格;

黄渤真的是一个很会讲故事的人,在“现实”世界中为我们幻象出末日灾难后的“社会重建”,既有《荒岛求生》的悬疑既视感,又有诸如《2012》的酷爽镜头,当然也免不了有《南极之恋》的感情线,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微型的人类简史缩影。种种背景元素,在电影中构建了一个“不真实”的乌托邦,如此荒诞的黑色幽默,不禁想感慨一句,不愧是一出好戏。

在这部片子中每个人都像是一个疯子,开始的时候是社会角色的转换导致心性的变化,王是这种转换,从一个无人关注的司机到一群人的领导者,他开始用暴力和专制来领导这些人,把这些人比作猴子、熊,只要打就可以使其听话,这是人类社会最原始的一种的形态,回归动物时期的形态。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这种形态一下子就会被推翻,人类依旧是智力动物,所以在张总的代领下很快的就分割成了两股势力,张总更是独占鳌头霸占了岛上绝好的资源,也讲扑克牌变成了流通货币,劳动换取吃食很公平也很符合现实人类社会。这是一种顺应时代发展的变化,然后王的势力开始慢慢弱化,一个新型的更加充满智力的社会慢慢开始崛起。而马进和小兴在这个发展中充当了一个另类势力,在旁边慢慢观察。而后又是一场荒诞的鱼雨打破了这样一种势力对峙,马进和小兴开始占得最高位置,开始分裂两股势力,最后统一到自己麾下,自己变成最高领导者。那场马进宣讲戏蓬头垢面站在逆光处像极了救世主,还有分吃方便面的桥段也是,马进扮演了类似于耶稣一样的角色,来引导众人走入自己创造的乌托邦世界。然而这时候大家都换上了新的衣服,这些新的衣服很像精神病院的病号服,还有那些围着火堆手舞足蹈的画面,我更倾向于在建造乌托邦的同时这些困在小岛上的人已经疯了,这些只是疯子的幻想和狂欢,毕竟并没有乌托邦的存在。

以下观感全程剧透爆雷预警,建议看完电影再来看。

电影把一群人丢到孤岛上,把每个人逼成了疯子,王宝强饰演的“王”曾是动物饲养员,他饲养那些难伺候的“猴子”,除了智商不一样,他们跟困在岛上这群人一样,都是上帝眼中的疯狂动物。

对于女性的描述也很中国式,肯定了现代社会中女性的弱势地位(lucy勾引王以讨好领导者),也强调了妇女的权利(片中女性反对史教授的交配任务化),是现代社会女性认识自身地位和对女性独立意识的侧影;

图片 1

黄渤的这部影片处处透着隐喻,隐喻了社会变迁还有各个层次人之间的关系的变化。小兴这个人物是个亮点,前期和后期变化非常大,但是前期也在各处埋下了伏笔,证实着这个人的野心。这种转变是在人达到一定高度之后心性的变化,是偶然也是必然。

1# 荒岛设定

片子一开始就打翻了我的这种设想,这片子是狂想式的,略带神经质的黑色喜剧,从陨石撞地球的新闻,一往无前的旅游大巴像潜艇一样冲进海里飞一般遨游。

小兴的黑化是对于学生/年轻人进入社会后与资本社会深入接触后转变的反映,私有制能限制也能改变人的行动和想法;

一、打破现实束缚,在现实世界中粉碎世界

整体片子的完成度是相当高的,内容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的,因为毕竟不是那种商业大片,节奏较慢而且剧情也不是非常紧凑很多时候会显得很纠结沉闷。有的地方还是比较欠缺,想要表达的东西太多但是很多地方也只能浅尝辄止,过于表面化,但是第一次导演的作品做到这种程度也是可以了。

文学世界里,荒岛设定是很经典的背景设定。一般认为,在荒岛情景中,所谓的“文明世界”的“社会秩序”崩溃,此情景下的人类将回归原始的“自然状态”,即洛克,霍布斯以及卢梭关于社会契约的讨论背景。因此,在描述荒岛故事时,“有限资源”是往往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设定元素,在此基础上衍生的为了生存的自相残杀,人类本性的“恶”,是文学作品中的永恒命题,代表作比如反乌托邦经典《蝇王》和司法界奇书《洞穴奇案》。

我就在想,就像周星驰喜剧里帽子变成螺旋桨飞上天类似各种奇趣的想象力,黄渤这个片子,也要飞了,“非一般”地玩一个不同以往的游戏。

姗姗说如果回到真实世界,可能她和马进也就成了路人了,所以爱情到底是存在的还是不存在的,婚姻是私有制的产物,而爱情应该是不同个体间隔阂的打破,所以人类不同个体之间的隔阂是否能被打破;

若想解放人性,让他们于绝望中重新建立起属于他们的“社会”,如何设立这个背景便体现出讲故事者的功底,与荒岛求生和南极之恋不同,黄渤直接粉碎了外部世界,由此便直接剥夺了角色们以往的社会身份以及束缚他们的社会规则,更便于他们淋漓尽致的展现内心深处的“人性”,陨石事件、大海啸、漂浮的北极熊尸体,皆打破了人们对外部世界的幻想,30名幸存者俨然以延续人类文明自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阿银家的混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回到电影本身,公司一群人困于荒岛当天,还希望公司老总“张总”拿主意,这是很明显文明社会经验的延续,此时此刻大家还是老板-下属的社会角色划分,但是很快,当大家意识到现实时,以张总撒钱为限,代表着与“过去”即“文明”经验的决裂,一切从头开始,所有人回炉角色重练,故事终于真正开始。

很多人把片子简单定义为“孤岛生存”式喜剧,这种分类还是狭窄了一些,如果把片子里面这个孤岛,换成远离人烟的沙漠、草原、雪山,甚至世界末日的某一座城市、停电的电梯间,都是成立的,孤岛只是一个舞台,一个无可逃避的密闭空间,就像推理小说里的“密室”,它可以置换成很多类似的场景。

鱼雨和马进在灯光下的演说,是宗教到科技的演化,人们敬畏的神从“对自然的恐惧”演化到“对科技的敬畏”;

有意思的是,与以往的同等关系不同,这次的“幸存者”本身就存在附属的社会等级关系,张总是“幸存者”们于现实社会的老板,马进和他的表弟小兴则是挣扎于底层的穷人,小王则是旅游公司的司机兼导游,姗姗是马进的女神,其实也是公司的普通员工,这几个人也成为了这出好戏的主线人物。无疑,张总是这些人中社会地位最高的。

2# 历史发展三阶段

《一出好戏》里面临绝境的人性反应,也许是黄渤导演最想要的戏剧冲突和情绪爆发。从人性实验这个方面来讲,《一出好戏》的故事,演员的表演,黄渤导演对片子整体驾驭都是成功的。

王看到了游轮,而回去后却被马进等人说成是疯子,人们的岛如同洞穴,观察者的角度不同,导致不同人认知世界的方式和认知到的真实世界不同;

图片 2

上面说到“有限”资源的一般设定,可是电影里的大家显然没有这个问题。树林里充足的野果和淡水,以及后面出现的满载物资的轮船,证明着电影并不是要讨论“自然状态”下的人性问题,那么电影到底讨论的是什么,或者是说作为“寓言”说的是什么?就像阿西莫夫的基地三部曲背后是罗马文明史,电影一出好戏的背后,是人类文明史。

片子把落难荒岛的这群人,划分了三个等级,一边是王宝强饰演的导游“王”为主的屌丝派,适者生存,一切理论不管用,占有饮用水、野果这些最基本的生存资料为王,就以为能管理所有的人;而以张总为代表的上流派,讲排场,有管理经验,有保镖、打手,在货币变成废纸的时候也变成屌丝了,直到他们遇见搁浅的大船残骸,才找到根据地,这里俨然一个乌托邦。

岛上人们在船上找的花纹衣服就和病院里精神病人穿的衣服一样,暗示了正常世界的人在这个“世界已经毁灭”的背景下,都已经不再正常,而马进和王没穿“疯人服”却被众人说成是疯子,两个对立面的执行与否定在于两派的人数,当正常人数量少于“精神病人”的数量时,如何定义哪方是精神病;

可是,一颗陨石破碎了他们在外界时的等级存在,虽然漫天海啸的场景确实是美轮美奂。当张总面如死灰的把钱包里的钱撒出去的时候,还有山洞里老潘把祷告者的信物摔到地上的时候,众人的希望、信仰、物质建构等等一系列人类文明的产物,事实上已经被摧毁了,逐渐,吃饱成为了他们所有的企望。没有了人类文明的产物,人类是否与动物无异?黄渤的点睛之笔出现了——训练过猴子的小王。